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隐(下)

最近发生了好多事啊,烦烦的,都没空码字了。一直在想如何给麻麻洗白,却发现还是直接黑化最好写。啊不,这篇里面麻麻还是白的。觉得自己不适合写长篇,每次写到后面就后劲不足急着完结。

*cp依旧是三山+烛姥,慎入

*可能,我是说可能,会出个番外,因为我自己对这个结局不太满意(不满意写它干啥!


【正文】


一整天,本丸沉浸在某个老人家制造的粉红之中。得到山姥切“表白”后,三日月算是正式溺死在爱河之中,智商下线,像尾巴一样跟在山姥切身后。山姥切做什么,他就跟着做;山姥切停下来和别人说话,他就从背后环住山姥切的腰,把头搁在山姥切肩上;如果山姥切坐下来休息,三日月就会把他抱在腿上。

你丫的当山姥切是小孩子吗!?这是来自其他刀的咆哮。

而且令大家无法容忍的是,山姥切居然放任三日月的种种行为,偶尔还会无意识地陪他秀恩爱。队长大人,拜托,不要再虐杀单身刀了。

“喂,山姥切,你不觉得你太过纵容三日月了吗?”

趁三日月上厕所,清光找到站到厕所门口的山姥切,小声地说。

“有……吗?”

没有吗!?连上厕所都要陪,这还不叫过分?

这时三日月从厕所出来,山姥切立刻迎上前,非常自然地拿起自己的披风为三日月擦手,然后蹲下,熟练地为三日月整理衣服。期间,三日月手放在山姥切的头上,有一下没一下抚摸着他的头发,很是得意地看着清光,慢慢的全是炫耀。

闪瞎了!清光表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需要找安定打一架。

“现在三日月这样,还不如之前两人吵架的状态,至少那个时候凉快一点。这么热的夏天,散发点低气压也是为人民服务。”萤丸如是说道,并从博多手里买下一副墨镜。

晚饭时,三日月和山姥切被强行推到餐厅的角落,用屏风与他人隔离,以保障其他人用餐时能有愉快的心情。正因如此,没有人注意到用餐时两人的异常。

“所以说,这段时间烛台切一直在给你加餐?”

三日月双手撑下巴,表情严肃地瞪着桌面上满满的菜品。不知是哪个多事之人在桌子上放了跟蜡烛,烛光从下方照上三日月的脸,投下诡异的阴影。

“嗯,因为他说我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需要多吃一点。”

被三日月盯得有些心虚的山姥切低着头,虽然他不明白自己这种出轨的愧疚感是哪里来的。

为了不浪费粮食,山姥切每次都努力吃完所有的饭菜。或许是加餐真的起了效果,至少这几天,被无视的情况几乎没有再出现。所以说,不能保持实体化导致存在感降低的真正原因就是因为灵力不足吗?

见山姥切陷入沉思,三日月本能地感觉到危机。

“切国,吃我的吧。”

“为什么?”

“我并不是想要干涉你,只是有些担心。我总觉得烛台切好像不太对劲,就像是在计划什么。其实我不说,你也应该有所察觉。”三日月用筷子搅拌着山姥切的汤,“你看这个汤,虽然是补品,但同时口味也很重。我怀疑,烛台切做这些菜是想要掩饰什么味道。”他轻轻敲了敲碗边缘,收回筷子。“他可能在饭菜里加了别的东西。”

“……”

在饭菜中加入别的东西……早上被强吻时口中的血腥味……烛台切手上缠着的绷带……线索在山姥切的脑海里一点点串连,一种恐怖的猜想慢慢浮现。

烛台切,在让自己喝他的血。

胃中突然一阵翻腾,原本吸引人的饭菜香味现在却令人作呕。

“切国,你还好吗?”

见恋人的脸色惨白,三日月绕过桌子走到他身边;然而山姥切一下子推开他,捂着嘴跑开了。三日月只能跟着跑出屏风的范围,却发现整个餐厅的人都在盯着他看。

“三日月,山姥切怀孕了吗?”

如此安静地环境下,今剑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只是三日月没有了开玩笑地心情,他未做任何停留,追出餐厅。然而高机动的山姥切已经不见了踪影。

“出什么事了吗?”烛台切走出厨房,问道。

三日月压下想要揍他的冲动,说:“切国可能是吃坏肚子了。”

“诶,不会吧?”

 “不用装了,其实这件事你最清楚吧,毕竟是你在切国的饭菜里动手脚。”三日月狠狠地盯着烛台切,仿佛想看透眼前人的真是想法。“如果切国发生什么意外,我绝对不会饶你。”

三日月放下狠话,快步离开。

烛台切靠在厨房门上,举起自己缠着绷带的手,露出了苦涩的笑容。透过那只手,隐约可以看到餐厅里的灯光。

——————

离开餐厅的山姥切也没在意自己跑到了哪里,他只觉得恶心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伴随而来的,还有身体被撕裂般的剧痛,皮肤和肌肉像是在被利刃划开,有种那天战斗的伤痕重新回到身体的错觉,剧烈的痛楚零头几乎要站不住脚。手扶住墙体稳住身形,视线被黑暗所取代,怎样眨眼都无法恢复。

不行,不能在这里倒下。

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双脚再也无力撑起,最终像是断了线的木偶,倒下。意识还存在,但是身体却仿佛不是自己的,无法控制,动弹不得。

“切国!切国!”

三日月的呼唤由远及近,又渐渐远离,没办法给他回应。真是的,要是他知道自己曾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却没有回答他,一定会闹脾气的。爷爷级的国宝,有时还像小孩子一样。

保持面朝下的姿势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有脚步声靠近,停在身边。

“真是的,为什么不好好吃饭呢?”

身体被翻成仰面,温暖的手按在额头。

“怎么会突然变严重了?嘛,不过没关系的。”

有力的双手将山姥切抱起。他试图睁眼,但也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不知道是谁,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安心睡吧,很快一切都会结束的。”

温柔地声音在耳边响起,低沉的男声宛如催眠曲,令山姥切完全放下了警戒,陷入梦境。

——————

睁开眼,山姥切发现自己坐在走廊里,短刀们在院子中欢乐地互相追逐。

梦?

晃晃脑袋,拍拍脸颊,让自己从梦中清醒。

还真是一个漫长又荒谬的梦,被烛台切强吻还喂血,向三日月表白被听到,这些事用刀鞘想都知道不可能发生。

他将头考上身后的墙体,盯着屋檐上正在结网的蜘蛛,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侧头,看到的不是烛台切,而是三日月。和梦里的不一样。

山姥切站起身,等着三日月过来;然而三日月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不可能,三日月哪一次不是看到自己就笑呵呵地黏过来。

山姥切伸手去拉三日月的袖子,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对方的身体。

“过来吃点心啦!”

听到三日月的声音,短刀们亲切地喊着“爷爷”,纷纷围到三日月身边。

没有一个人发现山姥切的存在。

“……”

想要开口,却发现发不出声音。

“三日月,你在这里,主上说,先前人手不够没有安排人陪你实在抱歉,最近就由我来照顾你。”

“哦,那还真是麻烦了。”

三日月从来本丸的那一天起,就是由山姥切来照顾的,为什么烛台切会说这样的话……

“因为在他们的记忆中,已经没有你的存在了。”

一个尖锐的声音在耳边说道。身后,黑暗不断蔓延,伙伴们渐渐远离,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靠近他们。

许多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没有人看得到你,没有人记得你。”

“就这样,消失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吧。”

——————

惊醒。

“做噩梦了吗?”

山姥切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口中有浓重的铁锈味。烛台切双手抱臂,站在窗边。

“这是我的房间,是我把你抱过来的。”烛台切解释。

警惕地盯着烛台切的一举一动,不明白烛台切的目的。

“你睡得不久,就是不太安稳。”

“为什么,在我的饭菜里加入你的血。”

“一上来就是这个问题吗?嘛,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是最后一次。”

“什么……”

这时,山姥切发现,烛台切的笑容有些勉强,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他的左手缠着绷带,右手是干掉的血迹,一道狰狞的伤痕横在手腕上。

“我想你的身体应该没事了,快点出去吧,三日月该着急了。”

山姥切没有动,他打量着烛台切:“你到底在计划什么?”

烛台切摇摇头,没有回答,脸上却显出了疲惫的神情。

“喂,烛台切!”

可以听见三日月呼唤的声音正在逐渐靠近,山姥切却顾不上那么多。他起身,快步走到烛台切面前,伸手去抓他的领子。手,穿过了烛台切的身体。

房门被打开,三日月一下扑到山姥切身上。“切国,我找了你好久,原来你在这里。”

三日月无视了烛台切的存在,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看到烛台切。他放开山姥切,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确认了一番,才放心地再次抱住山姥切。

“吃饭的时候你突然跑出去,我还以为你真的怀孕了。”

“你不生气吗?”

“生气什么?”

“我和烛台切单独处在一个房间里。”

三日月皱了皱眉头,摸摸山姥切的额头。“切国你是不是病了?烛台切是谁,房间里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

山姥切看看烛台切,又看看三日月。一个的存在是那么真实,另一个又不像是在说谎。莫非又是做梦没醒?

“切国?”

“已经没事了,山姥切。”烛台切渐渐变得透明。

“喂,烛台切,你!”

还没完全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山姥切只能看着烛台切一点一点的消失。

“没机会帮你洗披风了,你要自己注意点,不然就不帅气了。”

“喂!我该做什么?”

不能就这样看着伙伴消失,不管是什么原因。山姥切终于明白了,其实一开始,应该消失的是自己,强行给自己喂血,在饭里加入鲜血,都是为了能够将消失的诅咒转移到烛台切身上。为什么没能早点发现,居然还错怪烛台切。连信任伙伴都做不到,还算什么总队长。

“你只要活下去就好了。”

“是不是把我的血喂给你,你就能恢复?”

“已经来不及了。”

三日月站在一边,茫然地看着山姥切对着空气说话。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记忆好像出现了小小的空白。他走上前去,拉住山姥切的手,将那紧紧握拳的手一点一点地摊开。

“会有办法的,切国。我帮你。”

三日月已经不记得烛台切的事情,然而他却这么说,完全是出于对山姥切的信任。只要是切国想做的事情,他都会全力以赴。

然而,三日月不知道,在山姥切的眼中,烛台切已经化作点点荧光,消失在空气中,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你只要幸福就好了。”

“切国?”

山姥切的眼睛失神了几秒。“三日月?”

“切国,你还好吗?你不是要帮那个叫烛台切的做什么吗?”

“……烛台切……那是谁?”

 

END

 


评论 ( 7 )
热度 ( 60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