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你的笑容 01

*旧脑洞的扩写,短

*婶出没,私设有

*爷爷单箭头

*标题就是瞎取的啦,就是取名苦手,就是这么俗气,不准笑【躺】


失踪多日的审神者终于回到本丸,并召开了紧急全员大会。三日月随着三条家的付丧神们围坐在一张小桌旁,打量着飘在空中的审神者。

“审神者这是灵魂出窍了吗?”今剑窝在岩融怀里,咬着棒棒糖口齿不清地说。

不仅是今剑一个人,付丧神们都在小声讨论着审神者的异常状,除了一个人,山姥切国广。今天的山姥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立于审神者左右,而是跟着自己的兄弟山伏待在一块,缩在大厅的角落里。三日月盯着那个隐匿于人群之后的身影,想着身为近侍刀,山姥切或许知道些什么。

不等三日月多做猜测,审神者清了清嗓子,示意大家安静。“是这样的,正如大家所见,我这次回现世,出了意外死掉了。”审神者苦笑着说道,“万幸的是,不知什么原因,我居然能以这样的状态回到这里。不过,”审神者加大音量,盖过几位想要说话的付丧神的声音,“虽然是回来了,不过有个问题……嘛,我也说不清楚,就让狐之助来解释吧。”

狐之助跳上桌子,扒拉着桌子上的文件,说:“是这样的,审神者虽然回来了,但是没有肉体的他不能继续向你们提供灵力,因为他的灵力要维持自己的灵魂状态;如果强行分给在座的各位的话,可能会导致审神者魂飞魄散。”

大厅里一片寂静,大家都盯着狐之助,等待它的下文。

“鉴于审神者无法提供灵力,政府决定废除本丸,并将本丸的各位派遣去支援不同的本丸。”

狐之助一语激起千层浪,付丧神们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好不容易在同一个本丸相见,如今却要分开,换谁都不愿意,特别是像今剑,还有栗口田家的孩子们,都各种流泪撒泼打滚,表示不想分开。

想必山姥切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三日月望着远在房间另一角的山姥切。只见他低着头,因为披风的遮挡看不清脸;他的身边,山伏大笑着揉着他的头。不想和兄弟分开吗?三日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三日月,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就没有什么留恋吗?”

小狐丸的询问让三日月收回了目光。他淡淡地笑着回答:“这种分别,老人家见多了,早就习惯了。”

“啧,冷漠。”小狐丸丢了个白眼给他,起身去找鸣狐。

“冷漠……吗?”三日月又一次看向山姥切,半晌后突然开口说道:“能否将爷爷我的灵力转到审神者身上,再分给其他付丧神呢?”

三日月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穿过整个大厅,令众人安静下来。

“作为五花刀,我能够自己产生灵力,这份灵力是否能通过审神者分给其他人呢?”三日月重复。

狐之助摇摇尾巴,思考了一会:“理论上是可以,不过这将会对三日月殿下造成很大的负担。”

三日月摆摆手,表示没关系。他第四次望向山姥切,只是对方的注意力依然不在自己身上。

于是,三日月成为了审神者的灵力仓库,并取代山姥切作为近侍刀终日陪伴在审神者身边;而山姥切则成为第二部队队长,负责出阵任务。

“你说山姥切是不是恨我?”

一日,在山姥切例行报告结束离开后,三日月问审神者。

审神者抬了抬眉毛:“为什么这么问?”

“毕竟我夺走了他近侍的位置。”

“噗,放心啦,山姥切不会怨恨任何人的,他只会认为是自己的实力不如你。之前我刚以灵魂形态回来时,山姥切甚至觉得是因为自己仿刀没有力量保佑别人,所以才害我出意外死掉。他就是这么认真的一个人。”审神者摇着手中厚厚一叠出阵报告单,“你看,他最近这么努力出阵,大概就是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可是这几天,他都没有看我一眼。”

“哦,是吗?”审神者饶有兴趣地看着三日月,这幅委屈的样子可是第一次见到。“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问问他呢?”

三日月想象着自己怨妇状就着山姥切的披风,梨花带雨地质问对方为什么不看自己……不可能,做不到。

明明为了让你开心,我连灵力都供出来了,可是你对我还是一样的冷漠。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有别的表情呢?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对我笑呢?

这么想着,三日月感到眼皮一重,无力地倒下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1 )

© 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