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山姥切改造计划 02

*短小
*三日月出没
*腐男被设定,注意避雷


前文 01

【正文】
说起创作《有虾》,山姥切刚开始是一百个不情愿,毕竟他还是学生,除去学业外再连载个漫画的话,那就没多少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后来呢,他渐渐发现,其实连载漫画也挺有趣的。
虽说歌仙他们是为了那什么计划才监督自己画漫画的,但是大家一起设计人物、讨论剧情还是挺快乐的。中学时代的山姥切总是一个人默默画漫画,看着别的同学三两成群相约出去玩,宅男山姥切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小羡慕的。现在好了,自己画漫画,还有三个室友帮忙构思,这是山姥切过去想都不敢想的。
然后,清光加入了这个小团体,山姥切感到了痛苦。
清光,《有虾》漫画女主角的原型,山姥切的同班同学,《有虾》的粉丝之一,自从加入改造计划以来,天天往山姥切的寝室跑,跑来做啥?催稿呗。以前,《有虾》作者是谁?是男神,捧着供着,天天“哇太太更新啦太太真棒太太辛苦了”,生怕哪天漫画就停更;现在呢?男神一下子投胎转世变成凡人,还就是住在隔壁寝室的同学,那粉丝滤镜一下就没了,不讨粮求更新简直对不起自己。
山姥切并不是讨厌清光的催更,有人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值得自豪的事情,只是清光催得太频繁,搞得山姥切这一周来更新异常频繁,害他都没什么时间关注腐向性的东西了——当然这结果正是歌仙他们乐于看到的。
只是,没什么时间,不代表没时间。这不,在电视台值班的山姥切,趁着空闲上了自己WB小号“没偷布丁”。
说起电视台,山姥切当初是因为想要点亮视频剪辑的技能,方便以后做手书,所以报名参加了学校电视台的剪辑部。这一届剪辑部新人五个人,刚好周一到周五每人值一个晚上的班。值班呢,也没啥事,七点来十点撤,要是有记者外出采访的录像带,就把视频拷贝出来放电脑里,没录像带那爱干啥干啥,没人管。
正巧,今晚又是个没人管的夜晚。山姥切随意刷了几个cp tag,便看到了有关漫展的消息。往年的漫展,山姥切也会画点小本本,寄别人的摊位卖;今年的话……离漫展还有两个月,又要画连载,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
这时,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山姥切连忙关上网页——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属性。
进来的是三日月学长,比山姥切大两届,电视台的主持人,是电视台乃至整个学校的门面,但凡重要活动都能见到他的身影。
三日月进门后,视线扫过空荡荡的办公室,最后落在山姥切身上:“你是……山姥切国广?”
对于三日月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山姥切感到有些惊讶。他从未遇到过三日月,只是在剪辑新闻视频的时候见过,像三日月这种气质非凡的人,一眼便令人印象深刻。而三日月究竟是怎么认出自己、还能准确叫出名字,作为剪辑部小透明的山姥切完全想不出来。
“记错了吗?爷爷我的记忆有这么差?”似乎是山姥切久久没有回应,三日月自言自语道。
“我是山姥切国广。有带子要导吗?”
“不,是这样的,我要帮学校拍一个宣传片,所以想找个人帮忙制作一下视频。”
“我帮你联系一下部长,让他……”
三日月双手一拍,打断山姥切说道:“不如就山姥切你来做吧。”
“不、我……”山姥切脑内一片混乱,该如何拒绝,是说自己才大一学业紧张,还是说自己是个新人剪辑技术不好?
在山姥切纠结的时候,三日月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喂?是我……对,就那件事……我想借你们部门的山姥切……哈哈哈,没事,就当是锻炼嘛……没问题的……好,就这样说定了,拜。”
几秒后,山姥切收到了来自部长的短信:最近值班不用来了,我找人替你,跟着三日月好好干,有问题找副部。
山姥切感到自己就像是被买卖的奴隶,一个电话就易主了。
“三日月学长,学校宣传片这么大的事情,还是应该由部长来做吧?”山姥切做着最后的挣扎。
“一个小视频而已,我相信你可以的。来,手机借我一下。”
山姥切无力地解开自己屏幕锁,递给三日月。后者没有接过手机,而是托住山姥切的手,就着他的手往手机上存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详细的事情我明天再联系你。”
“……”
见山姥切没答话,三日月笑了笑:“别紧张,你能做好的。”他拍拍山姥切的肩,转身离开了。
望着三日月离开的身影,山姥切心想,这学长真人比视频还要漂亮,就是似乎有点不靠谱。给学校做宣传片,这么大的事一拍手就交给自己这样的新人,真的没问题吗?
山姥切看着自己被三日月触碰过的手,不由考虑起如果以对方为原型创作角色的话,那三日月是攻还是受呢?




*山姥切小号id的梗来源于舞台剧

评论 ( 2 )
热度 ( 50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