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国广家的肥啾

短小,就是个小脑洞,估计没有后续。

感谢页页画的团子,太可爱了,感觉自己写不出团子们的可爱。

cp三山(大概)


【正文】


国广老爷子养了三只小鸟,分别取名山伏,堀川,山姥切。由于老爷子的溺爱,三只小鸟已经胖成球,完全看不出品种。每次睡觉时,蓝色,深色,金色,三只小鸟总是会挤在一起,像一串三色丸子,别提有多可爱。



有这么萌的三只小鸟,国广老爷子当然要带着它们出门炫耀。每天下午老爷子都会提着鸟笼上公园,让其他遛鸟的老家伙们看看自家孩子有多可爱。

但是老爷子最近遇到了烦心事,隔壁那三条老不死的不知从哪里买了一只新鸟,夜空一般深蓝的羽毛,带着几缕月牙的金色,又高贵又漂亮,其他的老头子都对它赞叹不已。

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叫声好听一点嘛,有什么好的。国广老爷子就是不喜欢那只名为三日月的鸟,觉得它就是个好吃懒做的花花公子,还是自家孩子们可爱,要想办法把它比下去。国广老爷子一边喂食一边想。

国广家的小鸟们显然不知道主人在想什么。它们侧着脑袋,圆圆的眼睛望望主人,低头继续啄食。

第二天,国广老爷子挑衅地把鸟笼挂在三日月笼子旁,但无奈自家孩子都没有竞争意识,反而是三日月饶有兴趣地凑到笼边观望。

这时,山姥切好不容易挣脱兄弟们爱的羽毛梳理,拍打翅膀,蹦跶着落在三日月面前。它似乎没注意到隔壁笼子的那只鸟,自顾自地抖了抖被兄弟整理好的羽毛,让羽毛蓬松开。

起初三日月只是觉得这只小鸟很可爱。但当对方背对自己翘起小尾巴,露出金色尾巴下的那些白色绒毛时,三日月的天空星星都亮了。这,大概就是恋爱的感觉。三日月想。

笼中的三日月突然开始鸣叫,并拍打着自己的双翼,展示自己漂亮的羽毛。这一举动着实吓到了山姥切,他连着跳了好几步,惊恐地看着这只陌生的鸟。说时迟那时快,山伏和堀川嗖地一下飞过来,护住弟弟。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遛鸟老头们看到这幅景象,纷纷赞叹三日月的美丽与活力,连不以为然的国广老爷子都在心里暗暗认输。

之后的几天,老爷子再也没去公园,就是坐在桌子前,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挑逗着自家的小鸟们。虽说他还是很喜欢自己家的孩子们,但又不得不承认实力上的差距。比不过啊比不过,那个土豪三条。

小鸟们不知道主人在烦恼什么,只知道他心情不好,都挤在笼子前面蹭他的手指表示安慰。

你看,还是我家孩子们体贴人。

正逗鸟着,没想到三条居然带着三日月前来拜访。国广老爷子一脸不耐烦地把人带进客厅,连茶都没给上,抱着双臂不说话。

“哈哈哈,我家三日月最近犯了相思病。”

国广老爷子瞪着笼子里又唱又跳的三日月。且不说这活蹦乱跳哪有一点生病的样子,就算是真的有病也跟我没关系吧,干嘛往我家带。

“您的小鸟们都很可爱呢,特别是金色的那只。”三条突然转移话题。

“……”那是,我家山姥切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国广老爷子表面上不为所动,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它叫什么名字?”

“山姥切。”老爷子微微上扬的语调出卖了他的心情。他将山姥切从笼子中放出,小鸟乖巧地蹲坐在他的手指上,纯真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三条。一边的三日月叫得更欢快了。

“山姥切呀,真是个好名字。”三条笑眯眯地说,“请问,能把山姥切许配给我家三日月吗?”

“什、……!?”国广老爷子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对方在说啥,“我拒绝。”这老无赖,居然打起我家山姥切的主意。“不行。”

“诶,可是三日月它……”

“绝对不行。”老爷子双手护着山姥切,生怕三条直接上来抢鸟一般。毫无危机感的山姥切缩在主人的手中,舒服地眯起眼。

此时,听不懂人话的三日月还在不屈不挠地向山姥切唱着情歌,全然不知这还未开始的恋情已被岳父大人恁死在萌芽之中。

看来,三日月的追妻之路还很漫长。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225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