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本文非日常05

*就是那个鹤丸的刀尖生了个小鹤丸的故事(x)

*cp:鹤山

*挖坑一时爽……【躺】

前文:01 02 03 04


【正文】

在鸣狐的帮助下,留在本丸的太刀打刀们大部分很快在餐厅集合,然而此时山姥切却在门口犹豫了。

现在自己甚至连总队长都不是,有什么资格去指挥其他人……而且这次的事件,正是因为自己不够警觉才发生的,自己真的能够解决吗?

山姥切望着餐厅的大门,仿佛那是一扇石门,凭自己的力量难以打开。

“哈哈哈,切国,看来我来的不算晚。”三日月优哉游哉地从拐角走来,“怎么,你不进去吗?”

“我……”

“大家都在等你呢,没有你谁来给我们开会。”三日月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乐呵乐呵地站在山姥切身边。后者叹了口气,说了句“你来晚了”,拉着三日月推门而入。

被集中起来的付丧神们大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正襟危坐,等待着山姥切的解释。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讲话的山姥切想要拉低头顶的披风,却想起披风还垫在午睡的小鹤丸那里,只能低着头开始解释:“结界似乎出现了问题,现在在本丸的人没办法离开这里,估计出阵部队和审神者一直没回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没办法进本丸。不过这只是身为仿刀的我的猜测,不一定……”山姥切越说越小声。

“那我们应该做什么?”

“……”山姥切看着伙伴们,大家都坚定不移地望着自己,等待着任务的分配。他深吸几口气,清空所有杂念,而后说道:“现在留在本丸内的人大多练度都不高,所以我要求你们两两搭档,在轮班在本丸内巡逻。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及时汇报,遇到敌人不准私自开战。另外,鸣狐、宗三、歌仙、烛台切,短刀那边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山姥切,这次的事情,和鹤丸有关系吗?”

散会时,有人突然问。还未离开的付丧神们纷纷停下脚步。其实不止一个人怀疑过,小鹤丸出现后本丸结界就出了问题,时间太巧了,这很难让人不把两件事联系起来。再加上这次会议,鹤丸的莫名缺席,便更显可疑。

山姥切皱了皱眉,回答:“我不知道。但现在不是怀疑伙伴的时候。”

人群散去,留下山姥切一人盯着地板考虑着鹤丸的事情。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山姥切。“哟,吓到了吗?这么认真在想什么呢,国广?”

“鹤……小鹤丸!?”如果是鹤丸,并不会这么称呼自己,但是此时的小鹤丸几乎已经与山姥切一样高了。“你长大了?”

“是呀,睡醒就发现自己长大了。”小鹤丸为山姥切系上披风,却没有带上兜帽,而是亲昵地抚摸着山姥切的金发。

意识到什么的山姥切推开小鹤丸,慌忙跑向鹤丸的房间,却在路过自己房间时,看到了缩在房间角落的鹤丸。他像是睡着了一下,闭着眼靠在墙上。

似乎是被山姥切的脚步声吵醒,鹤丸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山姥切,随后看了看四周,笑道:“奇怪,我怎么在这里。”

“鹤丸,你怎么了?”山姥切担心地看着鹤丸摇摇晃晃地起身,又像是喝醉一般靠着墙滑落地上。

“鹤丸!”

“我没事,山姥切,我没事。只是,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而已。”鹤丸没有再尝试站起来,他摆摆手,让山姥切放心。

“忘记就忘记吧,反正你很快就要消失了。”

小鹤丸跟随山姥切来到房间里,居高临下地看着鹤丸。

“什么意思?”山姥切向前迈了一步,挡在两个鹤丸之间。

“就是这个意思。”小鹤丸掏出什么丢在地上。

是鹤丸的本体。只剩下不到一半的刀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消失在空气中。

没有本体的付丧神,是不可能长久地存在于现世的。

小鹤丸是鹤丸本体断掉的那一部分变成的。

鹤丸的本体在消失,小鹤丸却成长了。

“你很快就要消失了。”

小鹤丸在抢夺鹤丸的本体!

意识到这一点的山姥切呆滞地看着眼前的小鹤丸。他的笑容是那么熟悉,越来越接近那个喜欢恶作剧的家伙;但同时又是那么陌生,那么可怕。

“不……”山姥切被事实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嘴唇颤抖着。他想要阻止,却不知如何是好。

“不?国广,你希望我因为没有本体而消失吗?”

恍惚之间,面前似乎是还未成长的小鹤丸,仰头,含着泪水望着自己。

“不是的……”

该怎么办?

山姥切觉得自己似乎站在天秤的中央,一边是整天带来麻烦却不令人讨厌的鹤丸,一边是粘着自己、乖巧可爱的小鹤丸。选择权在于自己,如果选择一方,另一方就会坠入黑暗的深渊消失不见。

难以抉择。

无论是谁,都不希望他消失。

以自己的能力只能救一个人吗?

这真的是一道单选题吗?

是鹤丸,还是小鹤丸?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鹤丸的本体越来越小。看着犹豫不决的山姥切,小鹤丸的笑容在加深。山姥切的犹豫能为他带来时间,留在鹤丸生命沙漏里的沙粒已经不多了。

鹤丸无力的倒下了。本体已经所剩无几。

小鹤丸露出胜利的笑容,他的身体微微发出光芒,一把全新的刀从他的心脏位置缓缓出现。他伸手想要拔出刀,却被山姥切阻止。

山姥切冰冷的双手握住小鹤丸拔刀的手,碧色的眼睛与金色双瞳对视。一旦刀被拔出,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地上,鹤丸本体的消失停止了。

小鹤丸瞥了一眼地上仅剩薄薄一层金属的断刀,问:“为什么,国广不希望我有本体吗?国广不喜欢我吗?国广不愿意和我生活在一起吗?”

“我喜欢你,也想和你在一起,但我也不愿意看到鹤丸消失。你们两个对我来说同样重要。”

“可是啊国广,”小鹤丸笑了,似乎是在嘲笑山姥切的天真,“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和他,只有一个本体。你知道吗,这意味着,只有我们俩,只有一人能够存活。”

不想要国广难过,不想要做违背国广意愿的事情。所以即使有能力挣脱山姥切的双手,小鹤丸没有这么做。他在心中祈祷着,祈祷着国广能够选择自己。

他是我吗?

几乎失去意识的鹤丸听到了小鹤丸的话,想起几天前与山姥切相处的日子,陪自己入睡时的山姥切,被捉弄后涨红脸的山姥切,战斗时帅气的山姥切……像是走马灯一样,过去的画面一一浮现于脑海,每个画面中都有山姥切的存在。

不想就这么消失。

还想要继续跟山姥切在一起。

一个像是审神者的声音问道:“这个小鬼,为啥这么黏国酱?”

因为他喜欢山姥切。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就是我。

因为我喜欢山姥切。

“我喜欢山姥切。”鹤丸突然出声,把山姥切和小鹤丸都吓了一跳。俩人手一抖,小鹤丸体内的剑被拔了出来。只是被拔出的剑随着鹤丸的话语,化作碎片,落在地上,消失不见。与之相反,鹤丸原本残存的本体发出耀眼的光芒,刀身恢复完整。

鹤丸捡起自己的本体,从身后抱住山姥切,用刀剑指着变回小孩的小鹤丸。

“输了啊。”小鹤丸低着头,脚尖踢着地面,委屈得像是没能得到糖果的孩纸,“可是,我真的喜欢国广,我也想和国广生活在一起嘛。”

 在他的身后,本丸的结界出现裂痕。

“没门哦,因为山姥切是我一个人的。”

——————

“呜啊,从来没见过那么厚颜无耻的审神者。”鹤丸后仰倒在走廊里,“我难得来一次帅气的所有权宣言,她就跑来打我脸啊。”

想到那天,鹤丸就来气。本来小鹤丸都要消失了,马上就能跟山姥切过上幸福的二人世界了,审神者突然打破结界强行冲到本丸里,嘴里还喊着“3p无罪,修罗场最高”等奇怪的话语,分分钟用灵力给小鹤丸打造了本体。

喂,要强行HE也不是这么干的吧,好好考虑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啊。

“鹤丸你也不要在这里偷懒了,今天轮到你内番。”坐在他身边的山姥切拍拍鹤丸的大腿,“小鹤丸可是每一次都认真完成自己的任务,从不偷懒的。”

那是因为不嫌事大的审神者每次安排小鹤丸和山姥切你一起内番好吗,换成我,我也会认真好吗?鹤丸愤怒地瞪着坐在山姥切另一侧的小灯泡,后者炫耀般地向他吐着舌头。

虽然小鹤丸已经获得了本体,但是审神者说“要给小鹤丸惩罚”,所以没有给他完整的灵力供给,因此他只能保持儿童的形态。

明明是恋童癖,还说什么惩罚。鹤丸在心里吐槽。

“好啦,你也别生气了。等你内番完,我让烛台切弄点你喜欢吃的东西。”山姥切安抚鹤丸,说道。

“山姥切最好啦!”鹤丸起身给了山姥切一个熊抱,得意地瞪着小鹤丸:你看,我家山姥切还是关心我的。

后来,干得热火朝天的鹤丸突然意识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难道不也是小鹤丸喜欢的吗?

可恶,那个小鬼,当初果然应该直接恁死他。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