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三山】很久以前的一个脑洞

*第一人称注意

*短,不知所云,不要在意细节

*cp三山,大概

 

又是一年梅雨季节,我趴在桌子上望着窗外连绵不断的雨,无聊得要发霉。这时我想起那位在我家房檐下躲雨的金发青年,几乎每天经过都能看到他站在那里,望着天空一动不动。

撑起伞,我走出自家大门,果不其然又看到那个年轻人,保持着相同的动作。他有一头与众不同的漂亮金发,身上的服饰也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或许是远渡而来的西洋人吧。

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日语?我试探着说道:“喂,你老站在那里,会感冒的。”

青年有些惊讶地盯着我看,却没有回话。在披风之下,一双漂亮的碧色眼睛毫不掩饰地看着我,纯净得如同城外的那一汪湖水。

不过眼睛再好看也无法改变他听不懂的事实,我只好手脚并用,一字一句地比划给他看:“在这里,会淋湿,要不要,进去?”

半晌,青年终于有了反应,他用标准的日文发音回答:“好。”

原来你小子会日语啊。我在内心咆哮,但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容,将他带进屋内。

“在房间里又没有雨,把披风脱掉吧。”

“不用管我,这样就好。”他说着,径直走到桌边坐下。

可是你披着湿漉漉的披风到处走,收拾起来很麻烦诶。我开始后悔不该去跟他搭讪,却发现地上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水渍,青年的身上也完全没有淋雨的痕迹。

“你到底是什么人?”

青年摇摇头,脸上的茫然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叹了口气:“行吧,你可以住在这里,直到恢复记忆为止。”反正我家够大,多他这一个人也不会养不起。

于是,青年就这么住了下来,每天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发呆。他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睡觉,似乎只是坐着,就能从天地之间吸取所需要的养分。

“你长得这么漂亮,大概是精灵或是妖怪吧?”那天,我开玩笑地跟他说;青年瞥了我一眼,拉了拉他的兜帽,小声地答道:“不要说我漂亮。”

青年的身上,有种令我安心的气息,只是坐在他旁边,不需要交流,我的心中也会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感。闲着无聊时,我就会跑去找他泡茶,意外的,明明是个西洋人,青年对于茶的了解却不输给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以前好像,有人教过我如何品茶,只是我不记得是谁了……”青年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手中的茶水,似乎想要透过茶水看到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青年的记忆完全没有要恢复的迹象。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一个地址,却没告诉我原因。看着他紧锁的眉头,大概也只是想起了记忆的片段。“嘛,我就当做是去旅游好了。”

跟师傅申请了个小假期,我踏上了未知的旅程。一路上虽说平淡,游山玩水却也相当愉快,毕竟自从开始学习锻刀后,我就不曾远行。三日过后,本以为这次旅行将毫无意义时,却不想自己居然捡到了国广的最高杰作——山姥切国广。

对,就是捡到了,那么大咧咧地出现在路中央,就像是怕我看不到一样。作为一个有操守的锻刀人,我想都没想就把它塞到包里,一溜烟回了家。

起初我并不确定这把刀的身份,经过一番资料的查找和比对之后才确定,这确实是山姥切国广。只是这把刀应该在地震中被损毁了,为何会突然出现?然而当我去查找相关的信息时,却没有任何的收获。地震发生过,却没有山姥切损毁的消息。

为什么,当时师傅感叹名刀消失的记忆还历历在目,难道是我的记忆出错了吗?

看到山姥切国广时,青年的表情有了些许动摇,他伸出手想要触碰刀身,却在几秒后收回手,望向天空。

“不是你的问题,是历史发生了改变。”

他说。

“这把刀是你的吗?”

“你留着就好。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我了。”

虽然我爱刀心切,但作为一个有操守的锻刀人,别人的刀我是不会强占的,青年现在不愿意收,等他要走的时候再还给他吧,这几天就先让我帮忙保存,顺便观摩观摩。

青年所谓的很快,就是第二天,他突然来敲我的门,告诉我他要走了。

“非常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这把仿刀的照顾。”

“仿刀?啊,你是指这把刀?”我从房间里取出捡回来的刀。

“我就是这把刀。”

青年告诉我,他是山姥切国广,也就是我捡到的刀的付丧神,他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毕竟本体在地震中损坏了,只是有个任性的老头子,为了救他,回到过去改变了历史。

说到这,青年笑了,虽然只是微微的扬了扬嘴角,竟是美得让我看呆了。

此时,青年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大洞,一只戴着蓝色手甲的手从洞中伸出。我看不清洞里人的长相,却隐约看到了一对暗淡的月牙。没等我反应过来,青年已经进入洞中,消失在空气中了。

之后,我不曾再见过青年,他的出现就像是做梦一样,只是房间里摆放的刀,又说明这一切是真实发生过的。


END

评论 ( 1 )
热度 ( 31 )

© 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