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大典太的树叶饲养日记03

*国酱被弱化得太厉害了【躺】可是看到小小软软的国酱,忍不住就……


——————

自从有了人形,山姥切还从未离开过大典太的房子。每天闲暇之余,他会坐在窗户边,望着窗外的绿树发呆。次数多了,大典太自然就注意到了他的习惯。

“你想出去吗?”大典太问。

“不。”山姥切摇了摇头。他从披布下瞥了眼大典太,后者着毫不掩饰地看着自己。山姥切小小纠结了一下,点了点头。

大典太二话不说,伸出自己的手,放在山姥切面前。面对那只巨手,山姥切是犹豫的。虽然大典太对自己很好,但是他经常控制不住力道捏疼自己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次我会轻一点的。”大典太说。

于是山姥切顺从地爬上大典太的手掌,僵硬地躺好,那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逗乐了大典太。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收拢手指,而是小心翼翼地手放在了肩膀旁。“你到我肩膀上来,我带你出去。小心点,别掉下来。”

“嗯。”山姥切爬上大典太的肩头,四处观察一番,最终坐在大典太的肩窝上,单手抓着大典太一小撮头发以稳住身形。颈间痒痒的让大典太的嘴角微微上扬,山姥切身上的热量透过皮肤传来,有种幸福的感觉。

走在树林间,山姥切的心情明显比平时更好,话也变多了。他晃着两条小短腿,不断地给大典太介绍各种植物,包括它们的习性和用途。第一次如此认真地了解自己的领地,大典太才发现,原来这些在自己眼中毫无灵性可言的植物也有如此多有趣的故事。山姥切一路讲,大典太一路听,偶尔发出个拟声词表示回应。优哉游哉绕过大半座山,时间已经来到傍晚。

“以前我住在三日月殿下家里最高的那棵树上,每天都会跟兄弟们一起看日出日落。”

听到山姥切这么说,大典太突然伸出手将山姥切抓住,两只手护好,然后飞身跃起,跳到附近一棵大树的顶上。张开手,只见山姥切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啥,狼狈地缩在自己手心,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抱歉。”大典太挠了挠下巴,“我就是想要带你看看日落。”

“下次要有大动作前要说一下!不要这么突然!”

山姥切抗议地挥了挥小拳头,下一秒,他却被眼前的景象完全震惊。一望无际的云海翻滚着,被晚霞染成了温暖地金色。那是在三日月家不曾见过的景象,如果说在三日月家看到的日落令人感到平静和满足,而在此时,山姥切的心中是满满地震撼。他惊讶地张着嘴,扶着大典太的大拇指慢慢起身,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面前的一切,生怕错过一分一毫。

不就是个日落,有什么好看的。大典太看着山姥切傻愣愣的样子,不能理解,不过他还是伸出手护住山姥切,静静等待着日落结束。

不知过了多久,山姥切回过神来之时夜幕已经降临。大典太盘腿坐在树梢上,手撑下巴歪头看着他。“喜欢吗?”

“干嘛问一片树叶的喜好。”

“喜欢吗?”

“……恩。”

就是这样一声小到几乎听不见的肯定,让大典太由衷地觉得等这么久值了。

“那我们以后每天都来。”

“不用,不用管我,我不过是一片……”

“因为我也喜欢。”

听到这话,山姥切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觉得自己的耳根开始发热,并蔓延到整个脸颊。

“喜欢那就来好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