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本丸非日常(五)01

*依然跟前面几篇没有关系
*cp估计是三山+鹤山

【正文】

“山姥切,隔壁本丸种了西瓜,我们去借几个?”

鹤丸如是说道。

于是便有了现在这一幕:俩人一前一后,趴在瓜地里匍匐前进。远远望去,可以看见两个白白的东西在绿色的瓜丛中扭动前进。

这完全不像是要“借”的样子,连进入院子都是从废弃的水沟里偷偷爬进来的。山姥切有些后悔,为什么会同意和鹤丸来做这种事,还不如陪兄弟修行。他无奈地回头看看自己的披风,估计回去又要被烛台切念叨了。

鹤丸的外套也沾上了泥土,但是他毫不在意,反而相当兴奋。

山姥切拉拉鹤丸的披风,小声地说:“我怎么觉得,我们这是要偷瓜?”

“答对了,山姥切你很上道嘛,叫你来果然没错。”鹤丸四肢贴地,像乌龟一般以滑稽的动作抬起头,环顾四周,侦查敌情。

“……可是,这样做不合适吧?”

“没关系,我调查过了,这个本丸里好像没有人。”

“不是这个问题……等等,你说没有人……那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小心?”

“为了营造气氛。”

鹤丸回答得理直气壮,山姥切一时竟然觉得很有道理无法反驳。盯着鹤丸闪着金光的眼睛,好一会儿山姥切才回过神,摇摇头,说道:“……我回去了。”

和这个脑子里只有惊吓的名刀姥爷果然无法交流,想不通当初到底为什么会答应他。好像只要鹤丸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自己就跟着了魔一样,不管鹤丸提出什么都会轻易同意。

山姥切微微叹了口气,站起身,打算回自家本丸。鹤丸连忙爬起,拉住他的披风想要留住他。没有系紧的披风顺势滑落,露出山姥切柔软的头发。

“诶诶诶,既然来了就别走……啊,姥爷我的腰好像闪了。”鹤丸一下蹦起,却好像是用力过猛扭到腰,整个人保持着奇怪的动作,僵硬地扶着腰。

山姥切双手抱臂,盯着鹤丸,淡定地说:“请不要装了。”

“不愧是队长,一眼就看出来了。”前一秒扶着腰间面目狰狞,下一秒立刻恢复正常。

山姥切再次叹气,这把刀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还跟孩子一样贪玩呢?“快点挑个西瓜,我们该回去了,马上就要到你出阵的时间了。”

“是是~~”鹤丸漫不经心地回答,欢乐地在瓜地里跑来跑去,瞧瞧这个瓜,敲敲那个瓜。看他那样子,估计没个把小时是回不去了。山姥切索性盘腿坐下,撑着下巴看鹤丸瞎折腾。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山姥切都快睡着,终于出现一个人影,为山姥切挡住了阳光。

“你好慢……”抬起头,却不是鹤丸,是个陌生男子,逆着光看不清男子的脸,但他的眼中却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什么人!”山姥切的手条件反射地摸上刀柄,完全没有自己是在别人家本丸偷瓜的自觉性。

“哈哈哈,好久不见了,山姥切国广。”男子说。

“奇怪诶,山姥切,这里的瓜都没有红……嗯?”埋头找瓜的鹤丸终于注意到了陌生人的存在,他丢下瓜拔刀挡在山姥切的面前。

“嗯?鹤丸也在,你们的关系不错的样子。”男子用袖子挡住脸,轻笑着说道。虽然明明是在笑,鹤丸却感到了一阵寒意。“你们不是这个本丸的付丧神对吧。我是三日月宗近,锻造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为三日月。请多指教。”

这个人就是三日月?

山姥切和鹤丸两人都愣住了。因为自家审神者脸太黑,三日月宗近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把估计永远都见不到的超稀有五花爷爷刀,没想到这么简单就遇到了。早知道就不那么辛苦的出阵,天天偷瓜就好。心里这么想着,鹤丸架起三日月就准备回大本营。

这时,山姥切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拉拉鹤丸的袖子提醒道:“喂,这把三日月,是别人家的刀吧?”

“没关系没关系,看到了就是我们的。”

口袋妖怪还有规定不能抓有主人的怪,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把五花刀从别人的本丸带回家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反正这个本丸,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据三日月所述,他所在本丸已经废弃很久了。很早以前,审神者突然失踪,导致本丸面临灵力不足的情况,住在本丸里的付丧神因此一个接一个慢慢消失,最终,就剩下三日月守着这个什么也没有的本丸。“不过我现在不能离开这里,毕竟我是这里的刀,可能需要让你们的审神者过来想想办法。”

“那山姥切你在这里看着这个家伙,我回去叫人。”

不等山姥切回答,鹤丸一溜烟消失在他们爬过来的水沟里。

气氛有些尴尬。

山姥切拉下自己的披风,刻意避开三日月的视线,但还是按捺不住好奇,视线偷偷往那边瞟。果然是名刀,只是站在那里,就能感到那股浑然天成的气质;俊美的外表与高贵的服饰,无一不在向周围告示着三日月身份的不同。像自己这种仿制品……山姥切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缝里还残留着爬进来时的泥土。还是破破烂烂比较适合自己吧。

三日月侧头打量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付丧神,没有放过山姥切的任何一个小动作。一定又在胡思乱想了吧?果然和自己认识的切国一模一样。他走到山姥切面前,在对方来不及反应之前拉下了对方头上的披风。

“国广也是一把优秀的刀。国广也非常的漂亮。”

“……什、不要说我漂亮。”山姥切不客气地拍开三日月的手,重新带起兜帽,转身背对三日月。“我可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说着说着,山姥切的声音越来越小。国广的第一杰作,跟这些稀有的四花五花刀,真的能够相提并论吗?虽然是本丸的初始刀,但是自从四花刀集齐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出阵过,果然还是因为仿制品的实力不如他们,审神者才会抛弃自己选择其他的刀吧。

“国广,你还好吗?”

“我没事。”山姥切摇摇头,扯开话题,“倒是你,跟着我们回去没问题吗?”

“嗯,可以的。”三日月回头看着身后的建筑,“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有些事情不得不做。”他的目光是那么温柔,仿佛在看自己深爱着的情人一般。空气一下凝固了,山姥切望着像是从画作中走出来的三日月,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

“呀!是三日月!”

审神者的尖叫,将山姥切一下子拉回现实。只见审神者像是在靠近什么容易受惊的小动物一样,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进三日月。在来回绕着三日月转了三圈后,她突然大哭着抱着一边的鹤丸:“呜哇是三日月啊,我以为我一辈子都见不到活着的爷爷了。不愧是我的鹤丸,居然能找到爷爷,这个惊喜太棒啦。”

“不、其实是山姥切……”鹤丸被审神者勒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鹤丸你太棒啦,我爱死你了!”

山姥切的心中感到一阵抽痛。看着激动的审神者、拍着审神者后背安慰她的鹤丸,还有在一边掩面而笑的三日月,山姥切感到自己与他们似乎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一层看不见的玻璃将他与其他人隔开。玻璃的那头,是属于审神者和稀有刀的幸福与快乐;玻璃的这头,只有山姥切一个人处于冰冷的黑暗之中。

反正自己不过是仿制品,居然抱着期待,希望能够因为找到三日月而受到审神者的重视,真是笑话。

山姥切拉下披风,转身,独自离开。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