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本丸非日常(二)

*咸了好久了,挖几个坑练练手

*跟前一篇非日常完全没有关系,就是懒得取名字所以就写一样的名字

*大概没有特别明显的cp,山姥切中心吧



马厩的角落里,刻着一把小伞,伞下只有一个名字,“山姥切国广”,而伞的另一边,什么也没有。这件事在本丸迅速传开,一瞬间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仿佛在禁止早恋的中学时代偷窥到别人告白一般,兴奋在本丸中蔓延。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刻下的。

“说不定是一个矮个子的家伙,”萤丸在洗澡的时候对一起泡澡的短刀们说,“毕竟是刻在那么低的地方。”

“说不定是长枪刻的呢~”次郎醉醺醺地搂着太郎猜道。

“会不会是某个闷骚男?”鹤丸捅捅烛台切,用下巴指指某个正在面无表情逗小老虎的黑皮。

相对于其他人,当事人本人倒是十分淡定,仿佛那不是他的名字一般,至少表面上不为所动。

“喂,三日月,莺丸,今天轮到你们内番,不要在这里喝茶。”从审神者房间出来的山姥切果不其然又看到某两人在偷懒。

“哈哈哈,这不是山姥切嘛,过来一起喝茶?”三日月摇了摇手中的杯子,微笑着邀请道。他的头饰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果然,像自己这样的仿制品,是没办法和名刀们相比较的。想起最近大家都在谈论的那件事,山姥切的眼神暗了下去:那是要暗示自己仿制品的身份,不配和其他人在一起,只能孤身一人的意思吗?他忘记了要监督某两人内番的任务,习惯性地拉下头顶的披风,转身离开。

“嗯?”没有得到回答的三日月望着山姥切的背影,歪了歪头,“果然还是会在意。”

“总队长大概又在想有关仿制品的事情了,”莺丸闭着眼抿了口茶,“大家都太过在意这些称呼和名号了,不管是大包平,还是山姥切。”

两天过去了,始终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刻下了那把伞,但所有人都感到了总队长的变化——越来越沉默,刻意避开其他人,甚至连吃饭都是一个人——就好像回到了最初,山姥切刚刚来本丸的状态。

“总队长最近好像有点可怕呢。”乱随意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他身边,五虎退紧紧抱着小老虎,以几乎不可辨别地角度点头表示同意。

“是因为那件事吗?”后藤咬着棒棒糖,口齿不清地说。

“以总队长的性格,肯定又钻牛角尖了。”坐在窗台上的药研想起刚到本丸时遇到山姥切的情景,没由来地感到了头疼。

“既然知道总队长有心事,你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

“一期哥!”

推门而入的是前来监督弟弟们午睡的一期一振。看到哥哥进来,短刀们乱作一团,药研连忙从窗台上下来,后藤以光速将棒棒糖丢到垃圾桶里。

“可、可是一期哥,我们能做什么呢?”

“这个就要靠你们自己想了。好了,先睡觉,下午再想,不然我要生气咯。”

“是~~”

担心总队长大人的不只是短刀们,几乎是所有的付丧神们都在考虑如何让山姥切恢复精神,这其中就包括厚脸皮占据山姥切房间的三日月和莺丸两人。

“哟,山姥切。”

看到两位正在悠闲喝茶的老人,山姥切深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要砍掉这两人的想法。“所以,你们在我房间里干嘛?”

“如你所见,喝茶。”三日月淡定地回答。

门在山姥切的手中发出悲鸣,隐约可以看到有裂痕从山姥切的手下伸展开。山姥切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短路才会问这种问题。

“好啦,山姥切,你也该学学怎么放松才行。来,过来跟我们一起喝茶。”

然后,山姥切就在桌子的一边坐下了。等等,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跟这两人一起喝茶?为什么莺丸像是房间主人一样帮我倒茶?这是我的房间才对吧?

“山姥切,请用茶。”

“唔,谢谢。”

不对,为什么我要说谢谢?山姥切黑着脸,心想着这诡异的场景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对仿制品的恶作剧吗?

然而山姥切紧张了半天,那所谓的恶作剧并没有出现。三日月和莺丸就是单纯地喝茶而已。

“山姥切,不喝吗?”

山姥切来回打量着三日月和莺丸,轻轻摇了摇头,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意外的好喝。虽然刚入口时有些苦涩,但是之后却有甘甜在口中荡开。

看到山姥切脸上露出像是小孩子看到魔术一般惊喜的表情,三日月和莺丸相视一笑。

“这是主人特别带回来的茶,很好喝吧。”莺丸说着,又为山姥切添上一杯。

主人特别带回来的……?身为仿品的我,合适吗?

“哈哈哈,能和堀川的第一杰作一起喝茶,爷爷我感到很高兴呢。”

“恩?”

山姥切一时没明白三日月的话,只能愣愣地看着三日月。后者倒是没啥反应,微笑着看着红晕一点一点在山姥切的脸上蔓延开,直至最后某个人完全把脸埋入披风中,小声嘟囔着什么。

“哇,吓到了吗?”

这时,鹤丸“啪”的将门打开,乐呵呵地扫视房间内几人。“在喝茶吗,刚好诶,我们做了点心。”说着,他径直走到山姥切身边坐下,认真地将袖子整理好,一脸期待。

“今天刚好做了一些小点心。”一同来的烛台切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只见碟子里整整齐齐地摆着一些猫形状的彩色团子,“是俱利酱的主意哟。”

正在落座的大俱利伽罗身形猛地一顿,红着脸,小声说了句:“才不是因为山姥切会喜欢才做的。”

烛台切笑着揉了揉大俱利伽罗的头发。自己还在和鹤丸讨论要做什么点心才能让山姥切开心的时候,大俱利伽罗已经一个人默默地捏起了小猫的团子。虽然表面上没说,不过大俱利伽罗也是很关心山姥切的。

房门再一次被打开,一群短刀们涌入房间。

“哇,有点心!”

看到吃的后,小家伙们立马忘记了此行的目的,还好一期一振跟在他们后面,提醒道:“你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做?”

“啊对了,总队长,我们有东西要给你!先把眼睛闭上。”

乱说着,跑到山姥切的身后,捂住了他的眼睛。五虎退小心翼翼地靠近,垫着脚为山姥切带上了花环。

在睁开眼的一刻,各色的花瓣从空中落下。小短刀们撒着花瓣,用不太整齐的声音喊道:“总队长,要开心哟!”

“本来想用樱花花瓣的,不过这个季节没有樱花,所以弟弟们就分别摘了自己喜欢的花了。”一期一振微笑着解释道。

山姥切低下头,静静地盯着落到茶杯里的花瓣。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紧张地望着山姥切,等待着他的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山姥切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说:“……谢、谢谢……”

几天后,不知是什么人,在那把伞下,“山姥切国广”的隔壁,空白的那一边,刻上了几个字,“大家”。

——————

真相:有一次山姥切带着两个刀装去马当番,小刀装们为了表达对于主人的爱,便刻下了伞。但是刻完山姥切的名字后,发现剩下的位置太小,没办法把两个俩刀装的名字都刻上,所以俩人为了要刻谁的名字打了起来。盾兵表示自己为主人挡下了很多攻击;投石兵表示自己帮忙砸死了不少敌人(的刀装)。

“你们俩在做什么,要走了。”马当番结束的山姥切站在马厩门口喊道。

俩小刀装听到后相互做了个鬼脸,欢快地跑向山姥切,留下了只有一个名字的伞。


END

评论
热度 ( 35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