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实验室奇缘

*对,就是今天群里的那个脑洞,并没有题目看起来那么美好,玻璃渣,ooc,慎入

*其实我并没有做过任何有关小白鼠的实验,所以这篇文章没有任何科学性,要是有啥不对的请不要在意

*cp:三山


【正文】

 

三日月是一只非常美丽的小白鼠,特别是他的眼睛,与一般的小白鼠的黑眼不同,他的深蓝色的眼中有一弯金月。像他这样稀有的小白鼠,理论上应该被人好吃好喝地供在家里当宠物大爷,为啥沦落到这实验室了呢?这三日月也说不清,反正迷迷糊糊地跟家人走散,然后就成了实验鼠。

不过三日月丝毫不担心自己的未来,像他这样美貌与智慧并存,同时运气好到爆表的小白鼠,根本不用担心成为实验品。每次三日月都能幸运地成为对照组的一员,在另一边的玻璃箱里,看着另一个箱子里的伙伴,或因为毒药,或因为毒气,痛苦地死去。

一开始看到同类的惨状,三日月的内心很难过;然而时间久了,送走的伙伴多了,也就渐渐麻木了。反正自己活着就好了,干嘛要管别人呢?

为了让实验效果更好,必须保证小白鼠们的健康。所以除去随时可能死亡的危险,住在实验室里还是挺幸福的。三日月大大咧咧地坐在笼子的一角,啃着一块胡萝卜,想道。

这时,三日月感到自己屁股地下的木屑动了动。嗯?错觉吗?三日月扭了扭自己的屁屁,身下的木屑再次动了起来。

吃饱了没事干的三日月被勾起了好奇心。他丢开萝卜,开始向下挖坑。很快,他在木屑的深处,遇到了另外一只小白鼠,山姥切。那是一只有着碧色双眼的漂亮白鼠,体型比三日月略小。在看到山姥切的一瞬间,三日月的心猛地一颤,他便知道自己陷入爱河中无法自拔了。

你看山姥切那如湖水般的双瞳,那洁白不带一丝杂色的皮毛,还有那圆滚滚的身躯,压在身下一定特别软。

三日月保持着笑容靠近对方,没想到山姥切先是一爪抓向三日月,而后迅速刨开身后的木屑逃走了。三日月捂着自己被抓伤的鼻子,望着山姥切浑圆的屁股渐渐消失在木屑中,露出了痴汉般的笑容。

之后的日子里,三日月爱上了名为“寻找山姥切”的游戏,每天都乐此不疲地在木屑中穿梭,寻找着山姥切。于是,在实验员所忽略的木屑深处,有两只小白鼠不断地钻来钻去,虽然有一只是被迫的。

这个游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山姥切的警觉性很高,只要附近稍有动静,他便会迅速藏到另一个地方。但一旦发现山姥切,就能获得游戏奖励:将山姥切抱在怀里,摸一摸,蹭一蹭,撸一撸。这奖励,足以成为三日月花上一天时间挖洞的动力。

慢慢地,山姥切不在躲避三日月,他会固定地躲在某些地方,等待三日月发现自己。所以说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一旦习惯了被骚扰,似乎也就没那么反感了?而且三日月也不是坏人,他常常会为山姥切带来一些新鲜的食物作为礼物。

其实这样也不错。山姥切想着,便将身躯向睡着了的三日月那边挤了挤。

有一天,三日月表示山姥切不能一直呆在木屑之下,也应该到上层去玩玩,去看看这个世界。山姥切抖抖短小的耳朵,同意了。

这是山姥切自从来到实验室后,第一次钻出木屑。他小心地探出鼻子,嗅着周围的气味,在确认安全后慢慢探出头来。山姥切小心的模样戳中了三日月的萌点,他一下扑到山姥切身上,把他拉出洞穴,准备亲热一番。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从天而降,先后抓住两只小白鼠,将他们分别放在两个玻璃箱中。

三日月心中一惊,这种事情他早已遇到无数次了:人类又要拿他们做实验。有幸运女神关照的自己必然在实验后再度回到笼子里,然而,山姥切在另外一个玻璃箱里。

三日月心如刀割。他用尽全力地抓挠着箱壁,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山姥切呆呆地坐在原地,茫然地看着三日月,丝毫不知道死神即将降临。

看着尖尖的针头插入山姥切的身体,看着山姥切难受地在玻璃箱中奔走,看着倒下的山姥切四肢无力地抽搐,三日月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心好疼……

真的好疼……

——————

实验结束,实验员平静地陈述着实验结果:“实验组,小白鼠全部死亡;对照组,小白鼠死亡数量,1只。”

 

END


灵感来自于厦大芙蓉隧道的一副涂鸦。其实最初是想写鹤山的,毕竟是两只白团子嘛(笑)。不过后来想想,看着身边小白鼠不断死去,渐渐变得冷漠的这个设定,感觉跟爷爷比较相配一点,所以改成了三山。写完之后自己也好心疼啊,玻璃渣以后还是少产吧【躺


评论 ( 19 )
热度 ( 34 )

© 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