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本丸非日常03

*对不起,为了凑字数我又把爷爷拉出来了【躺

*cp鹤山+三山

*ooc

 

“你说鹤丸的本体没办法修复是什么意思?”

一大清早的,审神者就跑去锻刀室找刀匠,却得到“无法修复”的答案。刀匠被审神者提着领子悬在半空,一脸无辜。

“你是不是又偷懒了,再偷懒信不信我把你丢到火里去?”

刀匠还是保持着微笑,然而审神者的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大转变,轻轻地将刀匠放回地上,还体贴地为他拍拍身上的衣服:“是嘛是嘛,一个晚上辛苦你了。哈哈哈哈,刚刚是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以后还全仰仗您老人家为我锻稀有刀呢。”

看着审神者一个人像是在演独角戏一般,山姥切表示压力很大。刀匠的表情至始至终没有变过,也不知道他俩是怎么交流的。在山姥切看来,刀匠可比大俱利伽罗难懂多了,至少大俱利伽罗可以靠电波(?)交流。

“主上,要不要让鹤丸去手入试试?”自从被委任为总队长(临时)之后,长谷部整个人精气神十足,时刻自带光芒背景跟在审神者身边。

鹤丸翘着二郎腿坐在炉火边,单手撑着下巴,说:“试过了,没有用。我身上没有伤,手入时间始终是零。”

“这样下去不行,我找狐之助去问问上面的人。”

说到做到,审神者嗖的一下离开了锻刀室,那机动简直比长谷部还快。

“主上,等……”长谷部话还没出口,审神者的灵力已经从本丸消失了。他无奈地摇摇头,习惯性地看向山姥切:“接下来怎么办?”

山姥切弯下身子,抱起不知为何闹起别扭的小鹤丸,瞥了一眼长谷部,说:“你是总队长,审神者不在的话你说的算。”

山姥切的话提醒了长谷部,他挺起胸膛,在心中默默发誓要让主上对自己另眼相看。轻咳了两声,长谷部用比平时低沉很多的声音说:“主上不在但一切还是要照常,第一部队跟着我出阵,二三四部队远征。鹤丸,你也别在这里偷懒了,今天轮到你畑当番。”

“诶,我可是病人。”

“不准找借口。”

长谷部严厉起来真是可怕,难怪当不上总队长。鹤丸下巴顶着铁锹默默在心里嘀咕。本来还想趁机去设置几个陷阱的……他偷窥着正在教小鹤丸辨识蔬菜的山姥切,想着是不是可以溜走。

“鹤丸。”

山姥切平静的声音在某人听来却是暗藏杀机。难道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做贼心虚的鹤丸笑得有些僵硬:“怎么啦,总队长?”

“现在的总队长是长谷部,不是我。”

“哈哈,抱歉,我忘了。”

沉默。

山姥切本来想问问鹤丸身体情况怎样了,但是又觉得作为仿作的自己管得有点多,不知该如何开口,所以沉默;至于鹤丸,以为自己想偷懒被发现,正在绞尽脑汁想各种理由来逃避可能面临的惩罚,也就跟着沉默了。

小鹤丸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低头思考了一会会,然后带上自己的兜帽,扯扯山姥切的袖子:“国广,国广。”

回过神来的山姥切低头,就看到一个白色的馒头正在望着自己。“鹤丸?”

同样走神的鹤丸听到山姥切的叫唤,浑身一抖,心想该来的总要来。然而当他看向山姥切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叫的是另一个自己,或者说是小一号的鹤丸。

感觉胸口堵堵的。

这感觉没持续多久,就被兴奋感所掩盖。山姥切的注意力全在小鹤丸身上,现在不溜更待何时!鹤丸小心地后退着,直到离开山姥切的视线范围,激动地丢开铁锹疾驰而去。

小鹤丸瞄了一眼鹤丸消失的方向,嘴角翘了翘。“国广看哟,这样我就跟你一样了~”

山姥切蹲下身子,和小鹤丸保持平视,为他摘下了兜帽:“身为名刀,你不应该这样。”

“不要嘛,我偏要跟国广一样。”小鹤丸嘟起嘴,脸颊气鼓鼓地说。

“不要任性。”

“嗯…………这样好啦!”小鹤丸伸手放下了山姥切的兜帽,细细打量了一会儿,还是将兜帽扶起。“国广这么漂亮,还是不要让别人看到比较好。”他说。

愣了愣,山姥切感觉自己的脸烧了起来。“别说我漂亮。”

“可是国广就是漂亮嘛,我是实……”

“哈哈哈,切国,你在这呀。”打断小鹤丸的撩刀计划的,是三日月宗近。他站在走廊里,眯着眼,微笑着。

“三日月?你不是应该跟着第四部队去熟悉远征吗?”

“老人家记性不太好,没有切国你带路,不知道在哪里集合嘛。”

“……”那第四部队只有五个人就出阵了吗?

“明石代替我出阵了哟。”

“……”那号称“本丸懒癌”的男人居然会愿意代替三日月?

三日月走到山姥切面前,跟着蹲下,完全不在意袖子沾到泥土。“切国,回来照顾我吧。没有切国,爷爷我很多事情都做不到呢。”

“不要!”

说话的是小鹤丸,他插入两人中间,张开双臂像是母鸡护小鸡一般挡住山姥切,怒视三日月。三日月不为所动,再次微笑着眯起眼,那目光像是要将小鹤丸看透一般,令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7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