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本丸非日常02

*鹤山

*ooc,ooc,ooc

 

本以为带孩子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特别是叫做鹤丸的孩子。然而出乎山姥切的意料,小鹤丸和他“父亲”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小鹤丸从来不恶作剧,只是静静地跟在山姥切的身后,而且意外的有些怕生。每次和别人说话,小鹤丸都会躲到山姥切的披风里,小心地探出脑袋来。

“鹤丸,原来你小时候那么可爱,跟现在完全不一样诶。”今剑坐在岩融肩上,手搭凉棚望着远处的山姥切和小鹤丸,对着身边正在忙于挖坑的鹤丸说道。

鹤丸稍微顿了顿,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那么久以前的事情我哪记得。”

一切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直到晚上睡觉时,山姥切铺好床后,却发现身边的小鹤丸不见了,墙角倒是多了一个瑟瑟发抖的白色团子。

“鹤丸,过来。”

被点名的人更加努力地向墙内缩去,都快和白墙融为一体了。

小鹤丸的行为让山姥切想起,鹤丸刚到本丸时也很抗拒睡觉,他叹了口气感慨道:果然是鹤丸。

每个初到本丸的付丧神,都是由总队长山姥切负责带着熟悉人类的躯体和本丸的生活,鹤丸当然也不例外。带着鹤丸在本丸闲逛了一天之后,山姥切也像今天一样,为鹤丸铺好床铺。

“这是干嘛?”鹤丸颇有兴致地抓起被子的一角,好奇地打量着。

“就像是吃饭一样,睡觉也是人类的日课之一。”

“睡觉?”鹤丸双手环抱,歪着头,一副不解的样子。

“就是这样。”

山姥切本来想要拉住鹤丸的手,突然意识到作为仿制品的自己也许没有资格去触碰鹤丸这样名贵的刀,于是他的手别扭地转了个方向,掀开被子。

“过来,躺下。”

鹤丸照着做,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芒,就像是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

见鹤丸躺下后,山姥切为他盖好被子:“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很快就能睡着了。”说完,他为鹤丸吹灭灯火,关上门离开房间。

第二天早上,当山姥切来到鹤丸房间时,鹤丸已经起来了,靠着柱子坐在房间门口,看起来精神状态不太好,显然是前一天晚上没睡好。不过山姥切表示可以理解,毕竟每个初生的付丧神都没办法马上习惯人类的生活。

当天晚上,山姥切再次铺好床,引导鹤丸躺下。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鹤丸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

“怎么了?”注意到这一点的山姥切问道。

鹤丸摇摇头,摆正姿势,闭上眼。

山姥切盯着鹤丸看了一会,并没有追问,而是熄灯,离开。

天亮后见到鹤丸,仍是和前一天一样坐在房间门口,精神更加萎靡了。山姥切皱了皱眉:鹤丸这是连续两天没睡吗?

于是第三天晚上,熄灯离开后,山姥切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靠着墙坐下,守在门口。不出所料,半夜里,鹤丸再度从床上爬起,打算在走廊里坐一个晚上。

“哇,吓到我了,是你啊。”鹤丸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有精神一点,但严重睡眠不足令他走路都有些发虚。

山姥切有些生气,不知是气自己没尽自己的责任照顾好鹤丸,还是气鹤丸不爱惜身体。他一句话不说,拉着鹤丸进屋,强迫他躺下,重新为他盖好被子。

“我不想睡觉。”

“为什么?”

鹤丸沉默了。

不想对仿刀张开心胸吗?山姥切想。

“你睡吧,我会在旁边陪你的。”

鹤丸犹豫再三,最后将手伸出被窝,握住山姥切的手。起初山姥切颤抖了一下,似乎不想与他接触,但很快就妥协了。

不知不觉地,山姥切坐着睡着了,醒来时,他正缩在鹤丸的怀着。鹤丸手环抱山姥切,睡得正香,不时还吧唧吧唧嘴。

山姥切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热,他连忙爬出被窝,狼狈地离开了房间。

之后几天,山姥切都努力避开鹤丸;但是到了晚上,鹤丸一定会以“没有人陪就睡不着”为理由,要求山姥切陪睡。拗不过他的山姥切只得夜夜跟他同床,直到后来,三日月出现。

难道鹤丸的断刀是因为没人陪睡导致睡眠不足引起的?

“山姥切?”小鹤丸轻声叫着,唤回了山姥切的思绪。他缓了缓脸部的表情,模仿一期一振的语气,说:“鹤丸,来这边。”

小鹤丸纠结了半晌,最终还是张开双臂飞奔到山姥切怀里,紧紧抱住他,像是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

“为什么不想睡觉呢?”

“因为被子里黑漆漆的,像在坟墓里一样。一个人,很可怕。”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没关系的,有我在,我陪你。”

“如果是山姥切的话,那就不怕了。”小鹤丸露出天真的笑容,钻入被子里,满怀期待地盯着山姥切。后者掀开被子在小鹤丸身边躺下,然后将小鹤丸捞入怀中。

“晚安,鹤丸。”

“晚安,国广。”

 

TBC

 

这是鹤丸吗!?我也不知道诶…………【躺

觉得鹤丸应该不仅仅是惊吓姥爷,想要努力表现出我想象中有另外一面的鹤丸,但感觉是ooc了

评论 ( 2 )
热度 ( 58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