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山姥切三条府游记

*取名苦手,标题是乱来的

*反正是一个没头没尾没逻辑的梦改的,大家看着玩就好【摊手

*三山,小狐山,大概……

*ooc,非常ooc,根本就是ooc

 

【正文】

 

母上说:“三条夫人很久没见你了甚是想念。”于是山姥切国广坐上了轿子带着各种礼品,前往三条家。


说夫人想念是假,事实是三条家的大小姐外出多年终于归家,母上想要山姥切去和大小姐订下婚约。


三条家的小姐,山姥切儿时是见过的。扎着两个小辫,穿着华丽的蓝色和服,掩面微笑,拉着山姥切的衣服下摆,像是小鸡跟着母鸡一般,山姥切到哪她就到哪。三条夫人见状便笑着和国广夫人说:“你看我家三日月这么喜欢你们家山姥切,不如等两人长大了,便让他们在一起,如何?”国广夫人自然是没有意见,于是这婚约就算是订下了。


后来,三条家的大小姐跟随父亲离家多年,两人也没机会再见面。不过据说这位小姐是越长越漂亮,倾国倾城,见过的人都说是嫦娥下凡。虽说传言可能会夸大事实,但照着小时候那可爱样,就算是长歪了也不见得会有多丑。


七想八想中,轿子已经达到三条府。听说是国广家的小公子,三条夫人也顾不得形象,急急忙忙跑出来迎接。这上上下下打量了许久,手也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山姥切突然有种自己是块等待出售的猪肉的错觉,这分明是在检查肉的质量。


最后三条夫人在山姥切的屁股上一拍,得出结论:“不愧是国广家的小公子,长得真俊。”身边一圈人连忙应和,一群人欢欢喜喜地进了三条府。


三条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宅子自然是大。山姥切被三条夫人拉着东走西走,数不清到底穿过了几扇门,迷迷糊糊的,突然看见有银色的长发从一扇侧门一闪而过,不由地放慢了脚步。


据说三条家能够繁荣,是受到狐仙的保护。三条老爷不知何能何德,竟把一位狐仙迷得神魂颠倒,收为二夫人,并生下了一带有狐血的孩子。至此,三条家便好事不断,于是三条老爷对那孩子更是当宝贝一般疼爱有加,几乎是有求必应。街坊邻居都在说,那狐血的孩子有着一头柔顺的银发,不管是哪位女子见了都会嫉妒,想必也是一位大美女。


恍惚之间,三条夫人停下了脚步。“山姥切啊,这几年三日月一直在念叨着说想要见你。这回你来了,他一定会高兴的。”说着,三条夫人将山姥切推入一个房间中,随后挥挥手帕,笑着离去。


眼睛还没适应房间中的阴暗,却先闻到了淡淡的香味,和几年前三日月挂在腰间的香包一个味道。“三日月?”山姥切不确定地问道。


还没来得及转身,一个人挂到山姥切背上,从后面紧紧抱着山姥切。此时的山姥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好重,说好的软萌大小姐呢?


“山姥切,我好想你啊。”


“……”


等等,这男声是怎么回事?


相见的喜悦一点一点消散,山姥切深吸两口气,好容易挣脱身后人的束缚,仔细打量。华丽的蓝色和服,熟悉的笑容,确实是个美人,只是这美人怎么是个男的!


“对不起,我想我走错房间了。”


“山姥切,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三日月啊,明明说好要嫁给我的,现在居然装作不认识,为夫好伤心。”眼前人说话就说话,竟然还捻起袖摆开始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等等等等等等,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是开门方式不对?不愿接受事实的山姥切冲出房门,却不小心撞到了人,跌倒在地。


“哎呀哎呀,山姥切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走路不看路,这不撞到小狐丸了吧。”


我以前哪里走路不看路了,你个伪三日月不要乱说话,快把记忆中的大小姐还给我……话说,刚刚三日月提到了小狐丸?是三条老爷和狐仙生的那个孩子吧。


“对不起,是不是撞疼你……了……”


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头飘逸的银色长发,以及一身肌肉。山姥切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会被天下女子嫉妒的,居然也是个男的?还是个长兽耳的男子?


“这位公子,你还好吗?”


名为小狐丸的男子拉起了呆呆望着自己的山姥切,他歪着头,眨了眨眼,随后得出个结论:“这位公子一定是被我的美(pi)貌(mao)所吸引。公子看起来一表人才,也颇符合我的胃口。这样,我去跟父亲说,他一定会同意我们俩的婚事的。”


“小狐丸你说什么傻话呢,山姥切已经是我的人了。”三日月拍开小狐丸的手,将石化的山姥切揽入怀中。他一手紧紧箍在山姥切腰间,一手用袖摆挡住小狐丸的视线,一副生怕心爱之物被夺走的样子。


“谁是你的人了。”山姥切挣扎着说道。


“你看,小公子不承认,三日月我看你还是放手为好,强扭的瓜不甜。”小狐丸上前硬扒三日月的手。


比力气,三日月自然不是小狐丸的对手,小狐丸轻轻松松就剥开了三日月的手,直接一个公主抱,打算带着山姥切离开。但山姥切是谁,人家可是国广家的三少爷,怎么可能就让这两人随意摆布。他腰间一用力,从小狐丸怀中弹起,顺势一脚踹在小狐丸腰间;后者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倒下时还不忘拉三日月垫背。


“疼疼疼疼。”


“爷爷我的腰,要断了要断了。”


两人一趴一躺,大声呻吟着。


“喂,你们俩,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三日月和小狐丸抬头,只见山姥切黑着脸,双手环抱,居高临下的望着两人。他俩相互对视了几秒,分别扒上山姥切的一条腿,边蹭边喊“夫君”。两人态度转变之快,脸皮之厚,让山姥切不知该如何应对,拖着两个,只想尽快离开三条府。


躲在一边偷窥的三条夫人看见这一幕直笑:“没想到这两兄弟品味是如出一辙,还都是妻管严。这下山姥切要是嫁过来就热闹了,只是不知道他愿意嫁给谁呢?”

 

END


评论 ( 5 )
热度 ( 84 )

© 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