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俱利山】一点都不污的浴室play

*说是要勾搭太太,就要先产粮

*非常纯洁的咖喱山,一点都不污

*ooc,而且写一半写不下去了就草草结束了【捂脸



【正文】

现在是深夜时分,山姥切国广的专用洗澡时间。

 

也不是刻意避开人群洗澡,只是最近实在是过于忙碌,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只有一个人的澡堂显得异常空旷,所有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包括水声,还有开门的声音。

 

嗯?开门的声音?

 

转过头,只见大俱利伽罗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毛巾,站在门口。山姥切莫名地紧张起来,也许是受审神者的思想毒害太深,脑海里不由冒出一堆马赛克的情节。


“……大俱利伽罗?”

 

被点名的人只是点点头,拿起一边的小凳子,直接在山姥切的身后坐下。

 

山姥切全身像是冻结了,正要往头上抹洗发水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脑海里出现了审神者一脸严肃的表情:“儿砸,千万不要和任何比你高的刀单独相处,特别是在澡堂里。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就在山姥切胡思乱想的时候,大俱利伽罗的手附上了他的金发,惊得山姥切差点跳起来。

 

“怎么了?”大俱利伽罗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说话时气息扑在耳廓上。山姥切感到自己的耳朵热得好像要烧起来了。要怎么回答?难道说“因为我想到你【和谐】我的画面所以在紧张”吗?

 

还好大俱利伽罗似乎并不是真的想要得到回答。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山姥切的头发,温柔地像是在安抚受惊的猫咪。在感受到山姥切逐渐放松后,双手深入发间,从头顶向后,一点一点按着。

 

不得不说,大俱利伽罗的力度控制的很好,一点都不疼。手指灵活地在发间穿梭,每个穴位都得到充分的按摩,酥酥麻麻地感觉传遍全身。不知不觉,山姥切完全沉迷于身后人的服务中,慢慢地贴上了大俱利伽罗的胸口。

 

大俱利伽罗看着山姥切一副快睡着的样子,觉得自己特地去找烛台切学按摩这件事算是做对了。最近审神者因为要复习所谓的期末考,将所有的工作都全权交给总队长山姥切;后者一边说不要对仿制品有什么期待,一边又全力以赴地完成所有工作。每天休息的时间不过几小时,眼睛下方都有了黑眼圈。虽然大俱利伽罗没有说什么,却是十分心疼。

 

按摩完头部,双手继续向下,按揉着颈部和肩膀。坐在桌前处理了一天的文件,山姥切的肩部肌肉有些僵硬,大俱利伽罗的手法令他舒服得让他不自觉地发出呻吟。听到他的声音,大俱利伽罗的动作顿了顿,但很快,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

 

“喂,闭上眼,要冲水了。”

 

“……”

 

山姥切没有回答,只是小幅度地点点头。大俱利伽罗单手撑着昏昏欲睡地某人,另一手舀水轻轻洗去对方头上的泡沫。浴室中静悄悄的,只有规律的水流声在回荡。

 

“好了,可以去泡澡了。”

 

依旧没有回答。显然,在经历这一系列按摩后,几天的疲惫被完全释放,山姥切几乎是瘫软在大俱利伽罗怀中,动都不想动。

 

谁让自己多管闲事。大俱利伽罗面无表情地在心中叹了口气,捞起山姥切,一起泡入热水中。为防止山姥切滑入水中,他只能用手将山姥切固定在自己胸前。因为常年裹在披风中没有受到阳光的照射,再加上大俱利伽罗一身黑皮的对比,山姥切的肌肤显得格外雪白。经热水一泡,透出诱人淡红。

 

咳咳。大俱利伽罗咽了咽口水,抬头望向天花板,默默开始数数。

 

真是一个和谐的夜晚。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05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