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标题好麻烦。。。写老鹰捉小鸡可不可以。。。

*好久没写东西了,EG,死蠢

*三山有那么一点点但其实我最喜欢的是咖喱山啊!

*有虎徹兄弟爱并没有爱



“你说,老鹰捉小鸡是什么样的游戏呢?”

难得安静下来的鹤丸向身边的茶友问道。这可难倒了三日月和莺丸,号称爷爷和太爷爷的他俩并未参与过该项活动。

“哈哈哈哈。”三日月手捧茶,对着天空傻笑。

“大包平什么时候来呢?”莺丸抿了一口茶,优雅地放下茶杯感慨道。

俩人不约而同装傻。

鹤丸并没有停止这个话题,继续说:“看短刀们玩好像很有意思,我也想玩。”说完,他直勾勾地盯着身旁两人,火热的眼神让他俩无法忽视。

“鹤丸啊,爷爷我……”

“是嘛,你也想玩,知道了。我这就去叫其他人过来陪你玩。”说完,鹤丸嗖地一下消失了。

“……莺丸,你有没有觉得鹤丸比我更加my pace?”

“大包平真是傻得可爱呢。”

在那一刻,三日月宗近发现,自己身边都是一群自我中心的家伙。

鹤丸连拐带骗,将留守本丸的几把刀全部找了过来,8个大男人围坐在一起,就关于“老鹰捉小鸡”问题等开展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座谈会。鹤丸姥爷在会上发表了十分重要的讲话,明确在新形势下做好本丸的团结工作的重大意义、重大原则、以及需要采取的改革创新重大举措,强调要切实保持与短刀的联系,团结短刀,为本丸的和谐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正是审神者所期望。

然而并没有人在听鹤丸的长篇大论,山姥切和大俱利伽罗安静地窝在各自的角落里,三日月凑在山姥切身边自说自话描述着两人的未来。莺丸依旧捧着茶,回忆着大包平的种种往事。另一边,蜂须贺又开始嫌弃长曾祢是赝品,长曾祢在一点苦笑着点头、不时插几句话安抚弟弟的情绪。长谷部坐在矮桌前,认真阅读着审神者不在期间积压下来的文件。

“你到底想干什么?”鹤丸最后一句话打开了长谷部的主命开关,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进入房间一来第一次抬头看鹤丸。

“一起玩老鹰捉小鸡吧。”

“不。”异口同声,果断拒绝。

此文完结。

 

 

 

 

 

 

当然这是不可能哒,按照鹤丸的话,这可是审神者的命令(伪),长谷部怎么可能错过,威逼利诱强迫几人参加游戏。于是本丸出现了这样一幅景象,除了兴高采烈的鹤丸和一脸严肃的长谷部,其他6位刀男士顶着눈_눈的表情站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

恩,今天的本丸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

“所以说,游戏规则是咋样?”

鹤丸摸着下巴:“好像是有一个人做老鹰,一个人当母鸡保护扮演小鸡的其他人……这样吧,就由我当老鹰,山姥切当母鸡好了,因为山姥切的床单看起来很安全。”

“这不是床单。”

“哈哈哈,切国要好好保护我这个老人家哟。”说着,三日月掀起山姥切的披风,钻入,蹲在里面双手抱住山姥切的大腿,脸紧紧贴在山姥切的臀上。

小心堀川看到了揍你哦,三日月先生。

“不是这样玩的啦。”鹤丸从披风下拉出三日月,“其他人应该排成横……竖阵,站在山姥切后面。”

排队也是一个大问题,比如蜂须贺不愿意和长曾祢站在一起,比如大俱利伽罗不愿意和所有人站在一起,比如莺丸至始至终都坐在一旁喝茶。

好容易安排好了顺位,游戏开始。

鹤丸先是向左虚晃一下,随后迅速跑向右边。然而山姥切的机动在打刀中可是数一数二的,他飞快转身,白色的披风飞起,犹如张开的翅膀,糊了三日月一脸。

虽然视线被遮掩,但三日月还是及时跟着山姥切转了个方向,而排在后面的人就没这么轻松了,特别是最后的长曾祢。为了保持队列的整齐性,山姥切转了个身,长曾祢就要跑小半圈。鹤丸左一下右一下寻找攻击机会,山姥切跟着移动脚步进行防御,长曾祢是向左跑几步,再向右跑几步。远远看去,整个小鸡队伍就像是一根雨刷,左右来回刷。

“够了!”

完成第25次往返跑的长曾祢终于忍不住叫停。只是单纯的跑步,其实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是都必须在不到1秒的时间内跑到位,这让他吃不消。

“赝品就是比较差。”

“我不是赝品。”

山姥切瞬间接上蜂须贺的话,说完之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不不,我不是说你。”

对于山姥切,蜂须贺一开始其实很讨厌他,整天包着脏兮兮的布,说着不讨喜的话。他一定是赝品,所以不敢见人。这是蜂须贺最初的看法。后来慢慢的相处多了,听说了很多关于山姥切的事情,他才渐渐认可山姥切,愿意与他并肩作战。

毕竟山姥切只是仿制品,同时他也是国广的最高杰作,某些人和他完全不能比。

“弟弟呀,你这样说很伤哥哥的心呢。”

长曾祢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露出苦笑。

又开始了,这兄弟俩的明撕暗秀。大家私下都这么说,不知道蜂须贺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大俱利伽罗不说话,默默在一边调整呼吸。作为后方唯一一把太刀,实在是跟不上打刀的速度,又拉不下脸皮说话。所以长曾祢开口的那一刻,他松了口气。

“原来短刀们一直在玩这么难得游戏。”长谷部说道。看似游戏,其实是体能与敏捷的训练吗?

“不如你们改成小鸡都不动,只有老鹰和母鸡在跑好了。”围观群众莺丸发言。

几人对视:这或许是个好主意。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虎徹兄弟、大俱利伽罗和长谷部像木桩一样直挺挺站着,鹤丸绕着他们几个跑,随时准备找机会下手;山姥切——装备:重物三日月——跟着他,保护自家小鸡仔。

“哈哈哈,太慢了太慢了。”

鹤丸一阵狂奔,直冲最远的蜂须贺而去。

“弟弟由我来保护!”

“谁需要赝品保护!”

“长曾祢你给我呆在原地,这是主人的命令!”

“不会让你得逞的!”

如同乘着风一般狂奔而来的,是用刀背打飞三日月的山姥切。抛开重物后,打刀的机动优势立马显示出来。他漂亮的转身,绕过鹤丸,挡在蜂须贺面前。

“放马过来吧!”鹤丸跟着拔刀,脚下的速度没有丝毫减慢。

两刀相接,擦出火花。刀刃上下翻飞,划开空气,毫不犹豫地击向对方的要害,却在即将命中的瞬间被拦截。两人都使出了全力,毫无保留,和演练场完全不一样的对战。看得周围几人是一愣一愣的:不过是玩游戏,怎么和打检非一样。

直到身后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他俩才猛地停住动作。只见审神者一脸惊恐地盯着两人,脚下是一坛摔碎的泡菜。

 

第二天,本丸日报头条,《鹤丸叛变!?山姥切大义灭亲!?》,以及两篇匿名投稿,《论地缚咒的可怕》,《一坛泡菜的悲哀》。另外,据说长谷部已经决定向审神者建议,将老鹰捉小鸡游戏加入日常训练中。

 

 

END


现在是懒得连写短篇都不想了,木有脑洞木有热情。对,这是弃坑宣言

 


评论 ( 3 )
热度 ( 42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