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双生花(完结)

(头饰我更新了!头饰我把这个坑填完了!神马,你说写得太少剧情推进太快?风声太大我听不清楚)


刀匠和山伏走后,国广更加黏我,每天抓着我的袖摆,跟在我身边。他是一把新生的刀,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有时候我会抱着他,给他讲我过去的故事。小国广是很好的听众,讲到高潮的时候他会跟着比划,就好像经历那些事的人是他一样。

晚上,国广会像一只猫一样,缩在我怀里睡觉。睡不着时,我喜欢摸着他的金发,偷偷亲吻他的脸颊,轻轻捉弄他,看他不耐烦地皱皱眉头。

有的时候,会听到人类在谈论国广,不外乎就是那么些句子,“很漂亮”“是仿制品”之类的。每次听到这些,国广都会心情低落好久,我就会为他捂住耳朵,安慰他,亲吻他,告诉他他是国广刀匠的杰作,是我最重要的宝贝。

“喂,你可不要对一个小孩出手。”

前来拜访的光忠这么对我说。

我笑了,却没有回答,只是伸手为国广擦去脸上沾到的果酱。

那时候光忠的神情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我觉得他似乎分分钟要抱上国广逃离我。在他心里,我大概是个有恋童癖的变态?

其实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对国广抱着怎样的情感,当做儿子?当做兄弟?不,这些都不足以形容。

“长义哥哥在想什么?”

“没什么。倒是国广你,要见到哥哥和父亲,很开心吧?”

“嗯!”山姥切用力点点头,开始计划见到山伏和刀匠之后要说什么。我揉揉他的金发,想想其实当一个恋童癖没什么不好的。

再次见到刀匠,国广立刻抛弃我和山伏在窝一块,我只能羡慕嫉妒恨地盯着他俩。

“你很喜欢那孩子。”坐在旁边的刀匠对我说,他的手里拿着我的本体。

“是的。”

“这样……我希望你不要怨恨他。不是那孩子的错。”

一开始我还未能理解刀匠的意思,但很快便明白了。主上命他在我的本体上刻上铭文。

痛不欲生,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利刃划过肉体,灼热附在身上。我想要反抗,想要怒吼,却痛苦得发不出声音。

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我躺在收藏室里,国广他怯生生地躲在门外,探头观察我的样子。

“出去……”嗓子里发出沙哑的声音,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正在靠近我的国广停在离我两米处,有些不知所措。也难怪,这是我第一次凶他。

“出去!”

国广猛地一颤,跑开了。

此刻的我已经无心照顾国广的心情。身为长船派,却被刻上别人的名字,多么可笑的,简直是耻辱。怒火,怨恨,无处发泄。那些愚蠢的人类,侮辱我的荣耀,可我却无法报复,只能将可怜的小国广当做是替罪羊。

扭头看向门口,国广已经不见踪影,只有几颗糖果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之后的日子,我再也没见过国广的身影。从下人的口中得知,他作为我的替代品,被主上带到战场上去了。能够上阵杀敌,有些羡慕他。我一个人坐在屋檐下,望着天空,莫名觉得有些孤单。

等国广回来了,去向他道歉吧。

“主上真是很喜欢那把叫山姥切的仿刀啊。”

“是啊,虽然是仿刀,可是很厉害呢。”

“说不定比长义还厉害,那把刀就是那么放着,也没见过主上带出去,说不定是一把钝刀呢。”

“还是山姥切更厉害吧,都分不清谁是原作谁是仿刀了呢。”

下人调笑的话语在我耳中如此刺耳,我忍不住转过头去,吼道:“他只是仿制品,我才是……”

看不见付丧神的人类继续着话题,而我却愣住了,与国广对视。

“国广……”

不等我说话,那孩子便转身跑走了。

又伤到他了,长义你个笨蛋。

那天过后,我和国广的关系更差了。国广开始躲着我,如果即使见面,他也只会礼貌地称呼我为“长义殿下”,然后快步离开。我又回到一个人的状态,每天听下人们说国广又跟着主上杀了哪个叛贼,攻下了哪座城池。欣慰,却更加寂寞。

明明是回归到国广来以前的状况,为什么比以前更加难以忍受呢?

时间流逝,国广一点点从孩童变成了少年,变得更加沉默,不知何时还开始用白布将自己包裹。我站在屋顶上,望着那白色的身影,猜想着是不是因为一个人睡太冷才要这么做。

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后来有一天,我在房间里打盹,却听见屋外一阵混乱。刀剑相接的声音,惊慌呼救的声音。看来是有人入侵。我淡定地起身,外出迎敌。

这才是刀的职责。

在废墟之上,我第一次见到国广挥刀的样子。白布上下飞舞,所到之处敌人一一倒下,宛如舞蹈般的战斗。这时我才充分意识到,国广已经不再是那个会跟在我身边的小鬼了。

“看来,你就是长船长义。那仿刀的孩子果然和你很像。”

我转身,便看到穿着蓝色狩衣的漂亮男子,他的眼中,有金色的月牙发出微微的光芒。

“三日月宗近。”我叫出他的名字,手不着痕迹地摸上刀柄。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如果是以前的我,和他打成平手不是问题,但是现在的我,有些悬。

“不准你动他。”

“哈哈哈,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

没有任何准备,战斗便开始了。不出几招,刀种上的劣势暴露无意。三日月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而我却只能一味防御。

“长义殿下!”

我听见国广的声音,但我已经没有精力回复。他冲到我身体,借着冲力将三日月推开。

“你来啦。”三日月的语气就像是熟人之间打招呼一样轻松。

国广挡在我面前,用刀指着三日月,警惕地盯着他。什么时候还屁颠屁颠跟在我身后的小鬼,居然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

“国广,这里交给我,你去保护主上。”

“……”他不做声,一动不动。

“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犹豫再三,反复打量我之后,国广才匆匆跑向主上的所在地。离开前,他还瞪了三日月一眼,这小动作将我逗笑了。

“哎呀,就这么走了?”

我挡住三日月想要跟过去的脚步:“只要我在,你就休想过去。”

事实是残酷的,我很快便败在三日月手下。看着三日月远去的背影,我奋力伸手,希望能够拦住他,但是最终还是无力地倒在地面上。

意识模糊之际,我看到了国广的身影。希望他能够平安,我还得向他道歉才行……


———END———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