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天黑请闭眼

恶搞,慎入。cp大概是三山
















“兼桑!危险!”








枪声响起,鲜红的液体在堀川的胸口晕开。他的身体直挺挺地向后倒下,落入他身后被保护着的和泉守怀中。








“兼桑,对不起,没能陪你到最后呢……”堀川抱歉地笑着,抬手触碰和泉守的脸颊,“兼桑,我不在的时候,请好好照顾自己……”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和泉守抓住堀川的手,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堀川的身形渐渐变得透明,他正化为点点荧光。








“兼桑,请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您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的……”留下这句话,堀川完全消失了,只有和泉守脸上手指划过的血痕能够证明他曾经存在过。








山姥切站在和泉守身后,默默望着那场感人的生死离别。刚刚击中堀川而后逃走的应该是鹤丸,从他那句“哈哈哈哈吓到了吧”就能够判断。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这样无差别的阻击,是掌握了什么有利情报吗?话说现在游戏才刚刚开始,山姥切其实也完全不知道堀川和和泉守是敌是友,暂时的结盟脆弱得随时可能出现裂痕。








“放心吧,最后胜利的一定会是帅气的我!”和泉守双手叉腰,扬天长啸,和刚刚上演苦情戏的完全是两个人。








山姥切面无表情捅了捅和泉守,说:“别得意得太早,先看看兄弟他是什么职业。”








在堀川消失的地方,留下了一块铭牌。捡起铭牌,只见银牌上用金丝勾写出“堀川国广——警察”几个字。








“啊嘞,堀川是警察?我还以为他和我一样是杀手呢,作为警察居然保护了我,看来我……”








和泉守的话未完,便感到有冰冷的东西顶着他的头。“原来你是杀手。”山姥切单手持枪,“抱歉了,和泉守,我们的同盟到此结束。”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将其射杀。








“居然一开始就和两个警察同盟,我能活到现在也是幸运。”和泉守自嘲道,而后和堀川一样化为荧火消失在空气中,徒留下一块象征他杀手身份的铭牌。








天空中传来审神者的声音:“堀川国广,out;和泉守兼定,out。”








山姥切冷静地捡起已出局的两人的铭牌,仔细地藏入自己衣内。这样一来,参与游戏的八个人就剩下五人。堀川是警察,和泉守是杀手,而一开场就莫名被宣告出局的江雪身份未知,鹤丸那种攻击方式也难以判断其是敌是友。还是小心点为妙。这么想着,山姥切习惯性伸手想要拉披布,却抓了个空。忘记了,在这个世界里自己没有披布。








此时的山姥切穿的并不是出阵或是内番时的服装,而是简单的连帽衫和牛仔裤。因为这个游戏事按照审神者所在的世界设定的,所以服饰设计是完全按照审神者的世界来的,连武器都不是惯用的刀,而是枪。








说到这游戏,山姥切就有些头疼。早餐结束后审神者突然冲入餐厅,宣布今天给所有人放个假,同时她带来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希望有人陪她玩。于是,身为秘书刀的山姥切首当其冲成为游戏的小白鼠,在没有任何说明的情况下和其他七人一起被丢入游戏世界。还好,有教程。








山姥切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便听见石切丸远远地喊道:“山姥切队长,小心!”已是lv99的山姥切凭着感觉侧头避开,一把长刀从他身边掠过插入地面。








刀?








“哈哈哈哈,放弃抵抗吧,山姥切国广,我知道你是警察。”次郎拔出刀来,用刀尖指着山姥切,“让我快速解决你们然后回去喝庆功酒吧~”说着,刀再次劈下来。








那可是lv99的大太刀,作为打刀要与之抗衡还是有些困难。山姥切下意识抬手用手中仅有的武器进行防御,那把枪顷刻间断成两段。








“下一刀就是你了哟,山姥酱~”大姐头的气势果然不是盖的,明明是用可爱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冰冷得让人一颤。








“看招!”








挥下的利刃眼看就要伤到山姥切,机动较低的石切丸终于赶上,用刀挡下攻击:“山姥切队长,我来晚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为什么你俩都是用刀……失去武器的山姥切默默退到一边。作为一队队长的他虽然平时战斗中都是作为前锋奋勇杀敌,不曾退却过。不过在面对两把激战的大太刀,山姥切还是很自觉。








只听得两声枪响从相反的两个方向响起,次郎和石切丸同时倒地。








 “人生处处充满惊喜,吓到了吗?”右边,是穿着白色皮草,摆出金鸡独立造型的鹤丸。








“在这个时代居然还在用刀,身为年轻人不跟上潮流怎么行呢?”左边,是身着深蓝色风衣,手持双枪的三日月……双枪,不愧是领工资的五花刀,有钱就是任性。








次郎和石切丸留下来分别写有警察和杀手的牌子。








“切国,这个给你。”三日月将其中一把枪丢给山姥切,另一把枪指着鹤丸;后者同样也用枪指着他。








“哦?三日月,你就这么确信山姥切是你的人?说不定他是我的人呢。”鹤丸挑挑眉,“我可是看到了哟,江雪一进入游戏就自杀的,因为他不能忍受自己是杀手。”








有点无语,不过确实是江雪的作风。山姥切抓紧手中的枪,额头上冒出了汗珠。这样一来除自己外还剩一个目标,是三日月还是鹤丸?








“哈哈哈,鹤丸你还是一样喜欢开玩笑呢。我和国广是天生一对,不管是现实还是游戏,都一样。”三日月强调最后三个字。








“赌一把?”








“对,就像之前电视上看到的那样,决斗。”








当山姥切还陷在逻辑中之时,两位老人家已经达成协议。他们走到中间,背靠背。








“那么,开始吧。”








还剩下三个人,理论上是两个警察和一个杀手。这样,三日月和鹤丸中有一人是敌人。








“……3……”两人同时向前迈开第一步。








可是他们似乎都认为身为自己是他们的同伴。 








“……2……”第二步,两人都握紧了手中的枪。








为什么会这样,是杀手的障眼法?








“……1!”








三日月和鹤丸同时拔枪、转身、开枪。两发子弹擦身而过,各自命中目标。只是鹤丸倒下了,三日月却依然屹立。








“为、为什么?”鹤丸不敢相信,自己的子弹明明打中了。








只见三日月拉开风衣,露出里面的防弹衣:“哈哈哈,看到有好东西,忍不住就买了呢。”








“你、居然氪金!”带着过度惊吓,鹤丸遗憾败北,留下一块粉色的铭牌。








看到那款粉色铭牌,三日月的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下一秒,山姥切的子弹正中他的头。








“看到鹤丸铭牌的瞬间,我明白,其实在警察和杀手外还有一对独立角色吧?”山姥切放下枪,淡淡地笑了,“是我赢了。”








“哎呀哎呀,我的‘情侣’搭档居然是鹤丸,真是巨大的惊吓。不过呢,能够看到切国你的笑容,我也满足了。”三日月微笑着看着胜利的恋人,慢慢消失。在他曾经站立的地方,有一块和鹤丸一样,粉色的铭牌。








“游戏结束。胜利者,山姥切国广。”









评论 ( 1 )
热度 ( 38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