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学园双子paro_4

*山姥切本科:山姥切桑,山姥切
*山姥切国广:山姥切君,山姥酱

【正文】

山姥切今天很郁闷,因为他无意中目睹了心爱的弟弟和禽兽班主任从医务室一起走出的画面。不喜欢和别人交流的山姥酱居然和那个禽兽共处一个房间,而且那个房间还是全校环境最好最不容易被打扰配有床及各种道具的医务室!

山姥切的心,碎成了渣渣。

他给弟弟以及副会长发了个信息,就独自背着包回家了。那背影,别提多凄凉。

之后一整个晚上,他都没和山姥酱说话,甚至是刻意避开山姥酱。因为(自认为)戴了绿帽子的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和有了新欢的弟弟相处。

那个禽兽虽然年龄大了点但对山姥酱的确挺上心,如果山姥酱选择了他,作为哥哥,山姥切应该祝福他。是不是在山姥酱婚礼的时候自己要牵着山姥酱的手把他交给三日月?呜呜呜,好不舍得,我的山姥酱。山姥切抱着枕头在床上翻滚。

“不要摇了,我都不能看书了,”山姥酱爬上上铺对哥哥说。

山姥切和山姥酱住在一个房间里,他俩是上下铺。当年山姥切以“我是哥哥我是攻我必须在上面”为由强行占据上铺。

此时昔日的小攻因为失恋,转身背对山姥酱。“我睡着了。”他说。

然后他就听见悉悉簌簌的声音,床一阵晃动,山姥酱翻上上铺,扭过哥哥的身体,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看,我家山姥酱就算有了男朋友还是关心我的。山姥切想。“不,没什么。”

怎么可能没什么,放学没有一起走,吃饭没有给自己夹菜,洗澡也没有搞突袭,肯定有什么问题。山姥酱表示:虽然没了骚扰很轻松,但是也很不习惯。“你到底怎么了?”

“你真的想知道?”

“嗯。”

“……我问你,你是不是……那啥……喜、喜欢禽、三日月老师了?”

“哈?”

“欸?”

“你在说什么傻话。”山姥酱伸手想试试哥哥的体温,却被一把抓住拉入山姥切怀中。“呜啊!”

“太好啦,我的山姥酱还是我的!山姥酱不喜欢老禽兽!”山姥切死死抱着弟弟,放开他看两眼,再抱入怀中。

“放、放手!”

山姥切果真放开了弟弟,转而捧住弟弟的脸,手指不住地抚摸。山姥酱是我的,我不会让给任何人。

突然安静下来的哥哥让山姥酱觉得有些可怕。

“山姥酱……”山姥切轻声叫唤,眼神略带迷离,慢慢靠近弟弟。在微微停顿后,他含住了山姥酱的嘴唇,来回舔舐几下后,进一步将舌头深入对方口中。

“唔……”

觉察到山姥酱想要逃开,山姥切伸手按住他的脑后,另一手不安分地拉开衣物,抚摸对方的肌肤。若有若无的触感,让山姥酱颤栗。

“山姥酱,我的山姥酱……”山姥切完全沉迷于这美好的一刻,他眯着眼,贪婪地欣赏着山姥酱诱人的样子。

“唔……哥哥……”

“!”山姥切突然回过神来,惊恐地看着微微喘气、衣冠不整的山姥酱。天哪,自己对弟弟做了什么!

“……?”

山姥切叹了口气,重新抱住弟弟。“没事,没事……山姥酱,今晚陪我一起睡,好吗?”

本想拒绝的山姥酱看到哥哥可怜的样子,不由心软。“…………好吧。”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51 )

© 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