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学园双子paro

*山姥切本科:山姥切桑,山姥切
*山姥切国广:山姥切君,山姥酱

【正文】

“山姥切君,我、我喜欢你!”

“啊啦,原来是向山姥酱告白吗?对不起呢,我是哥哥哟。”

“诶?”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的女生石化,脸上涨得通红。

山姥切作出失落的表情,说:“你可能把我的书和山姥酱的书弄错了吧。唉,亏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我呢。”

“不不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其实我喜欢的是山姥切桑,但是、但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所以……”

“所以才选择弟弟作为替代品吗?”山姥切微微眯着眼。

“嗯……”

“听到了吗,山姥酱。”

“……”山姥酱从女生身后的柱子阴影走出,脸上毫无表情。

告白的女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慌乱道歉,而后逃走了。

“女人心啊。”山姥切感叹着,环住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你看,我就说这些女生都不是真心的。”他用手指轻轻抬起山姥酱的下巴,“如果不是我出马的话,你就要上当了哟。”

“山姥酱呀,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真心爱你的。其他人,不过都是把你当做是我的替代品罢了。”

——————

山姥切兄弟是一对双胞胎,两人的外貌几乎没有差别,但性格却大相径庭。哥哥性格开朗热情,二年级就担任学生会会长,德智体美劳全美发展,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而弟弟却较为冷漠,不太喜欢与人交流。

“呜啊,终于放学了。”山姥切扑到弟弟身上,蹭着弟弟的脸,“可是想到学生会那边还有成堆的文件,我就觉得好烦啊。”

山姥酱对于哥哥这种每天必做的形象表示习以为常,他淡定地收拾着书包,说:“是你自己要当学生会会长。”

“不如山姥酱来帮我吧。”

“自己的事自己做。”

“不要这么说嘛,好冷淡,哥哥我伤透了心。”山姥切一边说一边撒娇,死死扒住山姥酱不放。“或者你社团结束后来办公室找我吧。”

“今天莺丸学长有事,社团没有活动,我直接回家。”山姥酱唯一加入的社团便是学校的茶道部,整个部门包括山姥酱在内一共只有5个人,而莺丸便是社长。说到山姥酱为什么加入茶道社,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山姥切曾经说过“诶,茶道啊,无聊,我才不要参加呢”。

其实山姥切敌视这个社团很久了,因为它占用了自己和弟弟宝贵的相处时间。他曾经想利用私权关掉这个社团,但最终无果。

“那我也翘掉学生工作好了。”

“不行。”

“诶诶诶诶,山姥酱好严厉!”山姥切蹭着蹭着,已经躺到弟弟的大腿上,脸紧紧贴在其腹部;因为敏感部位被哥哥压着,山姥酱像被使了定身咒,“快起来!”

“不起来,除非山姥酱和我一起回家!”山姥切故意用力又蹭了两下,果然听见弟弟小声惊呼,满意地窃笑。

“我知道啦,你先去处理学生会的事情,我就在教室等你。”

“好哒,说定了。”山姥切一下跳起来,快速亲了一下弟弟的脸颊,欢快地跑出连教室。

“公共场所,像什么样子……”山姥酱小声抱怨,拉起了衣服兜帽遮住脸上地红晕。

周围人表示,对于学生会会长这种兄(xiu)弟(en)爱的动作早就习以为常。

——————

完成工作时,已经快到学校赶人的时间了,他哼着小曲回到班级,却愣在教室门口。

山姥酱大概是等累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但教室里除了山姥酱外还有一人,他站在山姥酱身边,双手撑在桌面上,弯腰,显然是要图谋不轨。

山姥切气不打一出来,几步冲过去,推开男子,把弟弟拉入怀中。可怜的山姥酱还没睡醒,昏昏噩噩地鼻子撞上山姥切的胸膛。

“你是谁。”此时的学生会会长释放出超强低气压,狠狠瞪着眼前男子。但对方却不为所动,面带微笑道:“我明天起将担任这个班的临时代理班主任,山姥切同学。”

“你想对我弟弟做什么?”

“哈哈哈哈,没啥,只是看到个漂亮孩子,所以忍不住想亲亲罢了。”

忍不住想亲亲!信不信我报警了!我家山姥酱是你想亲就能亲的吗?“老师您请注意一下职业道德,对自己学生会出手不合适吧。”山姥切冷笑道。

“是吗,我倒是不觉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反正你肯定只是因为山姥酱长得漂亮所以才被吸引吧,很快就会失去兴趣的。”山姥切故意说道,他能感觉到弟弟听到这话是手指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衣服。

“或许一开始时,不过呢,恋爱不就是从第一眼的好感开始,发展到最后,爱上整个人吗?我想呀,爷爷我最后一定会真心爱上这位小一点的山姥切同学的。”

男子的笑容在山姥切看来是那样可恶。第一次见面,他便给这未来的班主任老师打了一个超低的分数,并将其列为敌人。


TBC

灵感来自樱兰的光与馨,大半夜不睡觉莫名其妙开新坑真是抱歉。

评论 ( 23 )
热度 ( 91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