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这次上次猜那啥的奖励

*给染井吉野!(名字我有打错吗?)
*爷爷视角,痴汉爷出没
*猫化幼化梗

【正文】
我和山伏国广被紧急召唤了。

推开主上房间门的时候,一个金色的肉团——哦不,是个金发小男孩冲向山伏,紧紧抱着山伏的大腿,奶声奶气还略带哭腔地喊着“兄弟兄弟”。这孩子是国广家的成员么?看个头比短刀们小。他的金发中有两个折起的耳朵,居然还有一条尾巴从过大的衬衫下摆里伸出,不安分地摆动着。

呃,那衬衫之下似乎什么都没穿……

我不禁开始想象切国的猫耳外加男友衬衫装扮,下次可以让他试试。

“爷爷,快来帮我管管小狐丸。”主上的声音唤回了我远去的思绪,只见主上紧紧抓着另一个兽耳小男孩,那小孩看着有那么几分眼熟……

“如你们所见,这是山姥切和小狐丸。据一同出阵的伙伴说他俩疑似接触到什么烟雾,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主上无奈地解释。“另外,他们的记忆似乎也出了些问题。”

此时的小狐丸正在在尝试攻击切国的尾巴;切国则紧紧扒在山伏身上,把头埋入其怀中。

“这样一来,他俩肯定没办法再出阵了。所以请你们俩在他们恢复之前照顾一下山姥切和小狐丸。”

就这样,我便肩负起了看护小狐丸的责任。

为什么是小狐丸……像我这样的老人家,比较适合照顾软软的切国,而不是跑来跑去爬上爬下的小狐丸。

小狐丸总是捉弄别人,他以前是这样的熊孩子吗?记不得了。就算是现在的体型比短刀小,小狐丸他也照样把五虎退那孩子吓哭。

这不,他又叼着切国爬到树上去了。

等等,切国!

现在的小切国虽然不再纠结仿刀的问题,但仍习惯性地披着一块白布。小狐丸此时就是咬着那块白布蹲坐在树枝上。

“小狐丸,下来。”

小狐丸摇摇头,切国被迫跟着晃,像是狂风中的晴天娃娃。他不敢有多余的动作,眼中的泪水越积越多,样子惹人怜爱。

“停,别摇……切国!”

布突然松开,切国默默地被甩出,我不顾一切以滑垒状扑出。在接住切国的一刻,我松了口气,然后就感到自己的腰不太好了……

“呜……”

“没事啦,切国,不怕不怕。哈哈哈哈,看,我的眼睛里有月亮哟。”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前一秒还在哭,后一秒注意力一下就转移到我的眼中。他步伐一颠一颠地跑到我面前,蹲下。

看着肉嘟嘟的小脸毫无顾忌地凑近,我有些矛盾:小切国愿意主动靠近我很高兴,但我更加怀念起那个会害羞会脸红会在意身份的切国。

“爷爷!”

主上的惨叫响彻整个本丸,我才记起刚刚好像腰扭了。后来是大家七手八脚地将我搬回屋内,同时,主上也卸去了我看管小狐丸的任务。

直到看望的人群离开,小切国才小声地钻入我的房间,缩在墙角努力减小自己的存在感。这原来的他有几分相似。

“呃……山姥切?”

孩子的动作一下僵住,他紧贴着墙,转身望着我。

“你哥哥呢?”

“不知道。”他歪歪脑袋,又补充了一句,“修行。”

“那你不跟着去修行,来我房间做什么呀?”

“看月亮。”

“噗,哈哈哈。”忍不住笑出声,把小切国吓了一跳。亏我还自我感觉良好地以为切国他是来关心我的。“来看月亮为什么要离得那么远呢?”

“因为大姐姐说,不能打扰你休息。”

大姐姐……是主上吗?

“没关系哟,过来吧。”

“真的可以吗?”小切国眼中闪着金光,连头上的兽耳也跟着立了起来,白布顺势从头上滑落。

“嗯。”

小切国开心地跑到我面前,双手捧着我的脸,认真地观察我的眼睛。唉,切国他要是也能这么直爽不闹别扭就好了,不过啊,那就不是我的切国了。虽然这样的你也很可爱,还是快点变回来吧,切国。

“真的有月亮!弯的!”

“我让你看到了月亮,你是不是也该为我做点啥呢?”

小切国不解地望着我。

“这样吧,我困了,你陪我休息一会儿怎样?”我拉开被子,向着小切国勾勾手指。

要是换作原来的切国,一定会涨红脸拉下白布,念叨着“为什么对一把仿刀有兴趣”,然后才扭扭捏捏地躺下。但是小切国只是稍微打量了我就乖乖靠着我的手臂找了个舒服的动作趴下,然后眨着大眼睛望我。

“山姥切很乖呢。”我躺下,将他环入怀中。

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已不记得,只记得睡前想了很多,包括切国的各种装扮,还有如果切国不能恢复的话怎么办。

被吵醒前好像做了一个很混乱的梦,浑浑噩噩醒来,感觉身上压着什么。

“小狐丸暴露狂!”

外面走廊闹得很。不知道小狐丸那熊孩子又做了什么。

我准备起身,手却摸到一片细腻温暖。拉下辈子,我看到的是红果果的切国,满脸通红地趴在我胸口。

哦~~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