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传说今天是个特殊日子

*漫画家x编辑梗
*对编辑部的知识全部来源于世初,有问题的话……就当作是架空怎样?
*短

【正文】

“……你还差十页而已?明天就是截稿日了好吗?……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就去帮忙。”

山姥切放下电话,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为什么每个月都要上演一次修罗场……明明对方以前在别的公司从不拖稿传说是世上最让人省心的漫画家,可为什么自从当了他的责任编辑后,每次截稿日期前都得去帮忙……

“哈哈哈哈,人老了,作画速度慢,没办法嘛。”

对方总是这么回答。想到那张人神共愤的帅脸,山姥切总是忍不住在心里咆哮:你才比我大五岁而已好吗?“爷爷”只是你的笔名好吗?

爷爷,原名三日月宗近,大人气少女漫画家,负责编辑为山姥切。

“怎么了,山姥酱,又是爷爷吗?”隔壁和泉守发来慰问,“嘛,你想开一点,爷爷总比某人好。”他指了指站在门口半天没有动静的大俱利伽羅。

大俱利伽羅,负责的漫画家笔名为“吓你一跳姥爷”。人如其名每次截稿日期前都会弄点恶作剧欺负一下责任编辑,而且指明一定要大俱利伽羅上门收稿,不然就开天窗。

“还是堀川最省心了。”

山姥切瞟了一眼悠哉悠哉靠在椅子上的和泉守,不语。

和泉守兼定,负责漫画家原名堀川,笔名“兼厨”,是和泉守的粉丝,据说成为漫画家就是为了见到和泉守本人。只要和泉守每个月空出几天去和堀川约会,后者的作画速度就会翻倍上涨。

“我走了。”山姥切随意收拾了一下,离开办公室。

三日月的家离公司不远,地铁三站路,很快,山姥切便在对方家里的客厅入座,手上捧着茶,面前还放着冒着热气的小饼干。

“……你刚刚烤的?”

“是呀,既然山姥酱要过来,当然药有所准备才行啦。”三日月顶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将小饼干推向山姥切,“来,尝一块看看,我一大早就起来烤了,失败了两次才完成的得意之作。”

一大早?失败了两次?漫画没画完你居然有心情下厨烤饼干玩?不过味道的确挺好。

“来,喝点茶,是隔壁莺丸送来的,传说是从遥远东方带回来的哟。”

遥远东方?就是隔了个海而已吧?话说现在不是喝茶的时候吧,漫画真的没问题吗……

“我说爷爷……”

“叫我宗近哟。”

“宗近……”

“什么~山姥酱~”

“明天就是截稿日了……”

“安心吧!”三日月推开工作室的门,里面热火朝天工作的情景和外面喝茶的两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大家都在努力工作着呢。”

“你也去工作!!!”忍无可忍的山姥切提着某无良漫画家的后领,将其踹入房间。

“哎哟,轻点,爷爷我的老腰啊……山姥酱,我腰好像扭到了,你的膝盖借我……”

“滚。”

三日月终于回归工作台,可是他总是不安稳,不断地以各种理由——“爷爷坐太久了腰疼山姥酱帮我揉揉?”“爷爷饿了山姥酱给我爱心便当吧~”——蹭到山姥切身边,直到某人红着脸斥责他才会收手,乖乖回到座位上。

漫画完成的时候,已是凌晨。三日月取来毯子盖在不知何时已经趴在桌面上睡着了的山姥切身上,然后挨着他坐下。

“辛苦了。”他轻声对助手们说。

“每个月都来这么一下,早就习惯了。”最小的今剑伸着懒腰,“我昨天睡了一天。”

“虽然这么折腾,我们是没有意见。不过,为啥不直接向山姥切先生说明白呢?”石切丸问道。

三日月温柔地看着睡梦中的山姥切,“就算是画了那么多少女漫画的我,在遇到这种事情也会害羞的。”那娇羞状,令今剑打了个冷颤。

一直盯着山姥切的小狐丸突然咧嘴一笑,“那不如我来帮你吧,帮你和山姥切说,你喜欢他。三日月宗近喜欢山姥切。”

“你敢!”

三日月瞪着小狐丸,一副“你说我就扣你工资”的表情。而在他身边,山姥切轻轻向着毯子深处拱了拱,脸上露出不易觉察的红晕。

【结束】

本来是想让爷爷单相思下去,不过看在今天日子特殊,就改了一下结局(笑)


小番外?

爷爷:不如来创做以我和山姥酱为原型的漫画怎样?

石切丸:您的少女漫画粉丝会哭的,爷爷。

爷爷:可是人家想和山姥切这样那样嘛~

无意中路过的山姥切:滚开!

评论
热度 ( 58 )

© 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