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星月传奇02

*更新的居然是这一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然而因为坑太久我已经找不到原来的感觉了(笑哭)

*没有任何生活常识,不要在意细节,不要太认真(躺)

*前文:01


【正文】

“你说三日月不高兴?”

“对啊,你没看到当时他那个表情。”今剑抱着自己的山姥切等身抱枕,小声说道。

小狐丸表示非常震惊:“我以为凭他那狂热程度,就算没有厚脸皮求交往,至少也该欣喜若狂给公司放个假什么的吧?”

“是不是那个什么山姥切太丑了,三日月失望了?”

“不准说山姥切的坏话!”今剑拿起作业本,跳起来对着岩融的脑袋就是一下。

谁也无法解释三日月的反常。明明还是会买周边、刷热度,但他不再参加任何的演唱会和见面会,不再参加任何能与山姥切见面的活动。

一定有问题。

“说不定是那天他们两人发生了什么误会。”在一边整理文件的石切丸头也不抬,说道,“再见一次面大概能化解?”

今剑与小狐丸相互对视了五秒,两人同时嘴角上扬,扑到石切丸身上:“两人再见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不行。我倒是认为三日月这个样子刚好,与其整天出去参加那种活动,不如老老实实待在公司。”石切丸将文件丢在小狐丸脸上,“你也给我回去好好工作,你和三日月的工作全都堆到我这里来了。”

小狐丸红着脸(被砸出来的),眼泪汪汪(被砸出来的),委屈极了,两搓头发像狗耳朵一样耷拉下来。他眼巴巴地看着石切丸,说:“你看,现在的三日月就算待在公司里不也什么事都没做。”

“就是,”今剑也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三日月现在这个状态,公司的业绩肯定会受到影响。你就帮个忙嘛。”

扛不住小狐丸和今剑的眼神攻势,石切丸只能同意,这也算是为了公司吧。

于是几人商量着,刚好最近公司要拍广告,干脆就以合作为借口把山姥切请到公司里。

这群人的行动力是可怕的。两天后,三日月便从自己办公室的大落地窗户,看到了那辆熟悉的保姆车,以及车上下来的那个年轻人。

“小狐丸,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

“嘛,山姥切很火你也知道,所以,为了增强广告的效果,提高我们新产品的知名度,公司就决定请他来代言。”小狐丸顺势背出了已经编好的理由。

“我今天决定提前下班。”说着,三日月拎起外套就往外走。

“我提醒你一下,石切丸在一楼大厅,你的车钥匙也在他手上。”

“……”

“喂,三日月,我就不懂了,你到底喜不喜欢山姥切,想不想见他?”

你当我水军是买着玩的吗?你当我专辑是买来盖房子的吗?我怎么可能不想见到山姥切呢?每天跟山姥切发信息的时候,我都想要把对方约出来见面。

对,自从那次见面之后,他俩天天都在发信息。从最初讨论读书心得,到后来的闲聊,每天固定的问候,只要闲下来,三日月就会看看手机。在短信里,山姥切隐瞒了身份,他似乎不想让三日月知道自己是明星,只说在演艺公司上班。当然,作为山姥切的忠实粉丝,三日月也配合地装傻。

“……所以你在假装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山姥切?”

“对。”

“……”小狐丸表示无语,他望着对面大厦屋顶上山姥切的广告牌,竟不知该如何吐槽,只能扶着额头,说:“反正现在人也请来了,想反悔也来不及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今天一天都不会离开这个办公室,谁都不准进来。”

三日月话音刚落,便听到办公室外今剑很大声地说道:“你好,我是你的粉丝,这里的总裁也是你的粉丝。”

“小狐丸!”

“好像是今剑他看你一直没过去,就把人带过来了。”小狐丸晃着手里的手机,屏幕上是几秒钟前来自今剑的短信:我把人带去三日月那边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三日月极速后退,拉开房间的另外一扇门:“我去一下洗手间。小狐丸,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公司的总裁了。”

“喂!”小狐丸的尔康手还没来得及拿起,三日月已经关门离开。这回小狐丸可实实在在地被今剑坑了一回,他无奈地扶额,想着该如何把三日月再拉回来。

站在洗手间,三日月有些郁闷,心想着下次不帮今剑买周边了,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决定离开公司,到附近的咖啡厅坐一天。

然而事与愿违,他刚打开洗手间的门,便看见穿着拍摄服装,站在门口的山姥切。

这衣服选得不错——三日月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然后,他关上了门。

气氛有些尴尬。

山姥切显然没想到在工作的时候会遇到这个人。虽然两人经常像朋友一样发信息,但是他隐瞒了自己是当红明星这件事,对方似乎也一直没有发现。正因如此,山姥切才能够这样正常地与三日月交流。他完全不敢想对方知道了自己身份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不知如何是好的山姥切手不自觉地扯着自己的衣服,思考着是该推门进去还是装作没看见转身离开。

没等他多想,三日月已经调整好心情打开门。看到山姥切低头纠结的样子,他不由在心里大喊可爱,之前的所有郁闷一扫而光。一边赞叹自家山姥切真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一边摆出一副惊喜的样子。

“真巧呢。”三日月说。

“嗯。”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我是这里的员工。”

“是嘛。我们公司刚好和这里有合作,我今天过来……嗯,实习。”山姥切紧张地环顾四周,生怕经纪人突然出现。

“哈哈哈哈,辛苦辛苦。”山姥切这个样子实在太萌啦!三日月在内心呼喊,但是表面上仍然是礼貌的微笑,“我们公司有家咖啡厅不错,要不要去坐坐,就当是休息一下?”

“不,我……”

就在山姥切考虑着要怎么拒绝时,经纪人发来了短信:合作方对你很满意,决定让你休息一会儿,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去玩吧。

“?”这语气是怎么回事?山姥切一头雾水。

“怎么了?”三日月假装关心,凑到山姥切身边偷看他的手机,看到那条信息后,他默默地在心里为小狐丸点了个赞。

“没什么。”山姥切连忙收起手机,“就是前辈发信息来说可以休息了。”

“那刚好,我们走吧。”

于是,在三日月的带领下,山姥切来到了八楼的咖啡厅。说来也奇怪,明明刚刚自己进来时,走廊里一堆人在围观,但现在却空荡荡地,安静到能听到脚步声回响,连咖啡厅里都没有人,除了一名服务生。

“大概是因为现在是上班时间,大家都在忙吧。毕竟公司很严的。”三日月解释。

既然很严,你这样大摇大摆地来喝咖啡没问题吗?山姥切瞥了一眼三日月,默默吐槽。

吐槽归吐槽,两人还是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点了两杯咖啡。

沉默。

山姥切单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心不在焉地搅拌着咖啡。完全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三日月,虽然有点高兴,但是更多的还是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

对于山姥切来说,三日月是怎样的存在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三日月的见识很广,见解也很独特,跟他聊天很愉快。因为工作的原因,山姥切不能在公众面前暴露太多,也不敢与其他人有过多的交流。经纪人说以前有个前辈就是因为跟粉丝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最后舆论压不下来只好隐退了。是不是真的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山姥切并不清楚,但是经纪人把自己管得挺严,这倒是事实。再加上山姥切本身也不是善谈的类型,身边能聊上天的人就更少了。

所以三日月的出现,山姥切很是开心。

“来,张嘴。”

神游的山姥切无意识地就照做了,直到感觉嘴里被塞入甜甜的东西,他才回过神来。

“好吃吗?”三日月举着叉子,笑眯眯地问道,“我记得你说过喜欢吃甜食。”

自己和三日月说过这事吗?山姥切没什么印象。他点点头,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桌上的蛋糕。

“给,我请客。”三日月将蛋糕推向山姥切。后者小小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受了三日月的好意。

看着山姥切吃蛋糕的样子,三日月感到了极大的满足,脑海里全是“好可爱”“他在吃了他在吃了”之类的弹幕。其实山姥切并没有告诉三日月自己喜欢吃甜食,但是三日月是谁,他早就熟记了山姥切的一切喜好。

吃了几口,山姥切突然想起自己在控制体重,一时间拿着叉子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偷偷瞄了一样三日月,后者眉毛微抬:“怎么了吗?”

“没。”

“不好吃吗,蛋糕?”

“好吃。”

“那怎么不吃了?”

“……我在减肥。”

“哎呀,你都这么瘦了,要多吃点才对。”

“……我……”山姥切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发烧。

大概猜到了山姥切不吃蛋糕的理由,但是三日月还是欺负了他一下,直到看到山姥切的头似乎都要冒烟了,才岔开话题。

我家山姥切真的好可爱。三日月想。

两人又随便聊了好一会儿,直到三日月的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屏幕,是石切丸的来电。

“喂?”

“三日月你知不知道整个广告部的人都在等山姥切。”

那就给大家放假吧。三日月特别想这么说,只是对方已经挂电话了。

“打扰到你工作了吗?”

“嗯?哈哈哈哈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想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今天居然抛下工作跑出来这么久,还吃了蛋糕,山姥切感到了不安,一会儿不知道经纪人要怎么教训自己。

“我送你。”

不给山姥切拒绝的机会,三日月自然而然地牵起山姥切的手,向广告部走去。

不习惯与人接触的山姥切尴尬得都要同手同脚了,他默默跟在三日月身后,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而前面的三日月则愉快多了,能与自家偶像牵手,简直是幸福到爆炸。

一路上还是没有捡到任何人。这么大一家公司,人都到哪去了?

“到了。”

“嗯?”还在神游的山姥切看看三日月,又看看站在摄影棚门口的经纪人,有些发愣。

“那么,我也回去工作了。有空再联系。”

“呃嗯。”山姥切点点头算是告别,转身向经纪人走去。

就在山姥切即将要进入摄影棚时,他突然听到广告部的妹子小声地讨论:“哇,快看,那不是三日月总裁吗?”“总裁好美啊,好想让他来拍广告啊。”

……总裁?

山姥切转身去看三日月,只见三日月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尴尬地笑了笑,手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TBC


掉皮了掉皮了,快点掉皮才能好好谈恋爱,才能赶快完结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