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醉谈

一个旧脑洞,纯属搞笑

没啥剧情,就是一群酒鬼的聊天

出场:审神者,长谷部,药研,次郎,日本号,山姥切

 

【正文】

“国酱,他为什么这么任性?每次出阵都会受伤,婶婶我有多难过他知道嘛。叫他换刀装他也不愿意,总是带着轻步兵……”审神者一手举着酒杯,一手用力拍打桌面,大声抱怨。

说到自家这把山姥切,审神者总是有吐不完的苦水,最经常抱怨的,就是关于山姥切受伤的问题。

一般来说,有刀装的保护,刀会损伤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除非遇到枪爸爸。但是自家山姥切几乎每次都受伤,即使是身上还带有刀装,仍挡不住敌人的攻击。这难道是bug吗?但是多次向政府报告,却也没有任何结果。

最后审神者只能拿出杀手锏,抱着山姥切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国酱啊,不然你不要出阵了吧,不然万一哪天碎了婶婶我要怎么活啊。”

“碎了就碎了,反正我是……”

“不准说你是仿制品。”

“……不用担心我。更何况你不是给了我御守吗?”

“就算有守,看到他受伤还是会心疼……”审神者说着说着,就趴到桌子上没了动静。

坐在审神者身边的长谷部晃着手中的杯子,陷入了沉思。作为山姥切的队友和有力竞争者(自封),长谷部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山姥切似乎格外保护他的刀装,每次刀装即将破坏时,他就会将刀装收入怀中。

“喂,你这样战斗很危险。”长谷部曾经警告过山姥切。当然收到的回答还是冷冷的那几个字:“不用你管。”

“不过是刀装,要多少有多少,你何必这么在意。”

“和你没关系。”山姥切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身离开。

“你作为总队长,总是这么任性怎么给其他人做榜样!”长谷部实在看不过去,拉住山姥切,“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主上困扰的!干脆我去跟主上说……”

“不准说!”

山姥切突然将转身揪住长谷部的领子,狠狠地说。不能理解山姥切为什么会突然反应这么大,长谷部望着山姥切的碧色双眼,竟跟着了魔似的,没去跟审神者告状。这不算对主上的背叛吧?长谷部撇了一眼身边的审神者。这不算欺骗主上,应该不算。不过仔细想想,山姥切性格奇怪,不喜欢与人相处,而且对主上的态度还相当无理……

“……这种人为啥能当上总队长!”长谷部不知不借着酒劲就将心中所想吼了出来,顺带一脚踩上矮桌,震得一边的审神者摔到了地上。

“主、主上!”

“吼吼,说到总队长,我想起曾经听烛台切讲过,有关总队长的事情诶。据说,总队长的披风会动。”微醉的次郎来了兴致。

烛台切和山姥切两人的洗披风之战,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有一次,烛台切想要趁山姥切睡着时将他的披风拿去洗,好不容易在没有惊动山姥切的情况下解下披风,山姥切却在这时缓缓睁开了眼。他一脸茫然地望着烛台切,显然是还没睡醒。

就在烛台切打算带着披风逃走时,那披风居然从烛台切手中跳下,蹭蹭蹭地跑回到山姥切身边。烛台切惊讶地盯着那跑得欢快的披风——或者说是爬更准确一点?——然后就对上了山姥切满是怒火的双眼。

“烛台切说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和总队长还存在等级差,自然是不敢惹总队长,所以狼狈地逃走了,也就没深究那披风为啥会动。”

“不会是幽灵吧?”被长谷部震倒的审神者在听到这个故事后,清醒了不少。

“这么说来,我也遇到过和总队长有关的奇怪事件。”拿着小酒杯的药研扶着眼镜,说,“以前有一次,总队长重伤昏迷被送到手入室来,我在帮他处理完所有的伤口后暂时离开了手入室去拿点东西,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总队长大人的额头上盖着湿毛巾,身上的冷汗也被擦干了。”

审神者不自然地抖了抖,说:“大概是有人趁你不在进过手入室吧?”

“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问过所有人,大家都否认了。”

“说不定真的是幽灵。”次郎晃着酒壶,兴奋地说。

“要说的话……山姥更有可能?”药研冷静地分析,完全没有喝醉的样子。

“我、我想,我需要石切丸和青江来护驾。”审神者弱弱地趴在桌子上。

“不需要!一切会威胁到主上生命的都由我来砍掉!”长谷部激动得再次一脚踩上桌子,于是审神者再度被震下桌去。

“主上!”

此时,日本号用他低沉的声音说:“我大概知道这些事的原因。”

“真的吗?”次郎和审神者嗖的一下蹭到日本号身边,长谷部和药研和好奇地看向他。

“太近了太近了。”日本号推开几乎要贴上自己的两人,“因为山姥切的那两个刀装也变成付丧神了。”

“诶!!!”

“山姥切他泡澡不是都特别晚嘛,一般要到半夜没人的时候才去。有一次我经过澡堂,因为好奇就往里面望了一眼……”

“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药研嫌弃地说。同时,另外三人一脸鄙夷地看着日本号。

“我不是,我没有!”

“你明明偷看国酱洗澡了!我都不敢这么做!”审神者怒摔杯子。

“……”

“咳,我是因为听到山姥切说话的声音,好奇他会跟什么人一起泡澡,所以才偷看的。

“然后我就看到山姥切的两颗金蛋蛋……”

“噫!太猥琐了!”

“……金刀装!我看到山姥切的金刀装裂成两半放在水池边,刀装里面是空心的。然后,山姥切的面前飘着一个小脸盆,脸盆里有两个刀装那么大的小人。山姥切就是跟那两个小人讲话。”

喝醉的审神者一脸懵逼,愣了半晌才说:“是……泡澡精灵?”

看来酒精已经把审神者原本就不高的智商彻底降成零了。

药研假装失手,将酒杯砸在审神者头上,这虽然引起了长谷部的不满,但他没在意,说道:“你的意思是,山姥切的刀装变成精灵了?”

“嗯,大概这么大。”日本号比划着。

“也就是说,总队长他战斗的时候是为了保护两个刀装,所以才受伤的吗?他的披风会跑,受伤时有人照顾,也都是因为刀装?”

“为什么我们的刀装都没有成精,总队长的却成精了呢?”

几人望向倒在桌子上的审神者。

“好想看国酱的金蛋蛋……”

唯一能解答的人已经醉得开始说梦话了,刀刀们面面相觑,决定无视审神者的存在,换一个话题继续喝酒。当然,长谷部还是贴心地把自己的外套给了审神者。

——————

后来,是山姥切来帮喝醉的几人收拾的残局。看着七躺八歪的几个人,山姥切叹了口气,认命地为几个人盖好被子,顺便抱走了药研——毕竟要是让一期一振发现审神者带着自家弟弟喝酒,估计审神者要被揍。

不知道如果山姥切知道这几个醉鬼是在讨论和他有关的事情,他会有啥反应呢?

 

END

评论 ( 3 )
热度 ( 49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