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星月传奇 01

*不要吐槽标题,就是突然想到,觉得很好笑就拿来做标题了

*cp 总裁三日月x明星山姥切

*不正经,特别ooc,写着玩

*可能大概也许不会坑


【正文】

三日月宗近从没想过,自己也有追星的一天。

起因是今剑想要去看演唱会。对于今剑追星这件事,三日月大概还是知道一点的。好像是最近出道的歌手,在年轻人里一炮而红,据今剑说他们班里的每个人都能把他的歌哼上几句。对此,三日月嗤之以鼻。现在的歌手大多是靠脸吃饭,没一点文化内涵,唱的歌也不如自己年轻时的经典。

至少在去看演唱会前,三日月是这么想的。

或者说,直到演唱会开场前,三日月仍然认为这次来看演出是在浪费时间。他刚刚谈完一场生意,还穿着西装皮鞋,在年轻人之间显得格格不入。半小时前,三日月接到石切丸的电话,说是今剑要去看演唱会,但是原本陪他的岩融临时有事,家里其他人又都不在,只好让三日月出马了。

“今剑又不是小孩子了,他已经是个高中生,可以自己出门了。”三日月说道,他可不想把晚上的时间花费在这种无聊的事上。

“不行,他还没有成年。演唱会结束就接近半夜了,他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

三日月的堂哥石切丸,表面是个和善的人,一旦生气起来据说能够徒手碎大石,即使是三日月这样任性的人,在石切丸面前也得乖乖听话。

不得已,三日月只得被迫待在人群中,等待着开场。

与沉默的三日月不同,今剑则是兴奋地东瞧瞧西看看,这个人穿了新出的周边T恤啦,那个人举着自制地应援牌啦,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激动的表情,唯独自己身边这个人……今剑瞥了一眼严肃地盯着手机的三日月,唉,石切丸怎么叫了这样一个老古董过来。

随着时间渐渐推进,人们越发地亢奋,连今剑都坐不住,挥舞着荧光棒不住地望向舞台。只有三日月,静静地盯着自己的手机,不停给自己的秘书发着信息。

突然想起的鼓声令三日月差点掉了手机,紧接而来地吉他与贝斯声,瞬间燃爆全场。开场是一首满是激情的曲子,全场观众几乎都站了起来,随着节奏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三日月不由自主地跟着站了起来,望向舞台。只见一个白衣青年站在舞台中央,虽然没有向别的歌手一样蹦蹦跳跳,向观众挥手,但是可以看出他唱的很认真,似乎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可惜座位太远,看不清歌手的脸,三日月转而去看大屏幕,却又因为歌手带着帽子,摄像机拍不到他的正脸。

趁着过场,三日月向今剑抱怨,身为三条家的人,买票怎么能这么小气,买这么廉价的票,连歌手的正脸都看不到。

“还不是因为石切丸给的零花钱太少,要你知道我为了买这两张票省吃俭用了多久嘛。”今剑回答道,“你看到最前面那几排了吗?只有那边才能清楚地看到山姥切的脸,所以那边的票又贵又难买,每次都是一出票就抢完了。”

原来叫山姥切吗?

之后的歌曲,三日月完全沉浸在演唱会中,连秘书打来的电话都置之不理,甚至还抢了今剑的荧光棒。他最喜欢那首小情歌,舞台上山姥切坐在高脚椅上,弹着吉他,低沉的嗓音仿佛在三日月耳边诉说着爱慕之情。

“我恋爱了。”三日月对今剑说。

“你看到那些妹纸了吗?”今剑指着前面挥舞着粉色荧光棒的人群,“她们全是女友粉,要轮到你还久着呢。顺便,回去之后要把门票钱还我。”

回家之后,心情大好的三日月给了今剑足够买上两张vip票的钱,随后钻进自己房间,开始搜索一切有关山姥切的信息。不仅是山姥切的基本资料,包括他的每一首歌,每一个mv,出演过的广告、电视剧、电影,甚至连山姥切官方的每一条微博,他都翻了个遍。闭关整整两天,三日月自认为已经对山姥切的一切了如指掌,并且还购入了大量的专辑和周边,那收藏数量和质量,连今剑都感叹。

“这是限量发行的豪华版,你从哪里弄来的?”今剑直勾勾地盯着放在展示柜里的写真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要知道这本写真集数量之稀少,不是简单地出高价就能买到的。

“我自然有办法。”三日月自豪地挺胸说道。

“啧,万恶的资本家。”

“别碰。”三日月拍开今剑蠢蠢欲动的手,“这里的东西你只准看,不准碰。”

“喂!我可是带你入坑的人,说起来也算是你的前辈。”今剑抗议。

抗议无效,今剑被三日月赶出收藏室。

从此,三日月是坠入山姥切坑一去不复返,正式成为了山姥切的狂热粉丝之一。专辑几百张的买,花钱请水军刷热度,通过关系得到演唱会最好的票,甚至会在开会开一半时突然冲出会议室,带上自己的应援装备跑去接机。最夸张的是,他还请了个秘书,专门负责有关山姥切的一切事物,包括查询山姥切的行程,抢购周边,在网上跟黑粉对骂等。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日月在这个坑里越陷越深,他的脑海里每天都是山姥切,山姥切不管做啥都能让他春心萌动。每天傻笑,没心思工作,给文件签名都能签成山姥切,简直是犯了相思病。

小狐丸觉得这样下去公司迟早要完,便劝三日月:“我们家族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你想要跟这样一个小明星见面还不容易吗?何必在这里单相思。”

三日月严肃地看着小狐丸,说:“山姥切不是小明星。”

“……”这是重点吗?

“小狐丸,你说的我都懂,但是,我不想让外界认为山姥切会红是因为我在暗箱操作,不想让别人以为山姥切被我潜规则或是包养了。”

“……!”等等,你这逻辑是怎么回事,只是见个面而已有这么严重吗?小狐丸吃了一惊,他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了三日月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

嘛,尽管如此,三条家的几人还是给三日月安排了一场偶遇。万一出了什么事,凭三条家的实力完全能够压下来,大不了就是多了个总裁夫人嘛。

所谓的偶遇,也很简单,三条家动用私权得到情报:山姥切这周六下午会去市图书馆。于是今剑以学习有问题要去图书馆查资料为理由,硬是拉上了三日月。

这些人当自己是傻吗?也不管理一下表情,刚刚自己出门前,小狐丸他们几个笑得嘴都要歪了。一定有问题。三日月这么想着,却依然跟着今剑到了图书馆。反正没什么工作,就看看他们几人到底能弄出点啥来。

一进图书馆,今剑二话不说将三日月拉到五楼的文学书库,丢下一句“好好逛”,便匆匆离开。

目送今剑离开,三日月耸耸肩,无奈地在书架间闲逛。五楼几乎没有人,只有一个穿着白色卫衣带着兜帽的人。

三日月僵住了。他盯着那人看了足足十秒。

好像是……山姥切?我看到他的金发了!是山姥切,真的是山姥切!

三日月心中炸开了花,他想去屋顶上朝全世界宣布自己见到穿着日常服的山姥切真人了。脑海中无数弹幕飞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要找他要签名。

此时的山姥切完全没有觉察到五米外站着一个狂热粉丝,他的手指扫过每一本书的书脊,寻找着一本书。三日月目光紧紧黏在山姥切的手指上,心中居然有点嫉妒那些书。

山姥切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书,只是书放在书架最上层,山姥切踮起脚也只能刚好碰到它。可恶的身高,要是自己能再高一点就好了。山姥切努力着,却依然拿不到书。突然他感到有温暖的东西贴在自己背上,一只手从他身后伸出,轻松拿到了书。

“你要的是这本吗?”虽然语气再平淡不过,但三日月心中因和偶像的肢体接触再度炸开。山姥切微微抬头看着自己,脸上微微泛红,兜帽因为刚刚的动作有些滑落,露出灿烂的金发。

这么可爱是犯规的啊!

“谢谢。”山姥切接过书,向旁边侧了一步,拉了拉兜帽遮住脸。

三日月微笑道:“你也喜欢看书吗?”

“嗯。”山姥切显然不想有过多的交流,万一被认出来就麻烦了。

好不容易见一次面,怎么能冷场。三日月瞥了一眼山姥切手上的书,愣了愣,问道:“你知道这本书?据我所知,这本书的知名度并不高。”

“我的粉……朋友推荐给我的。”

三日月第三次炸成花,应该说,这次他炸得连渣渣都不剩。曾经,他在山姥切官方的某条微博下提到这本书,没想到居然被山姥切看到了。我的山姥切真是可爱,他居然记得我的每一条留言。

如果小狐丸在,他肯定会吐槽:山姥切只是看到了其中一条留言而已,不要擅自脑补。

“你看过这本书?”

“我很喜欢这本书。”

三日月默默平复心中的激动,开始介绍书的内容,并穿插一些自己的看法。山姥切静静地听着,偶尔点头回应对方。

讲着讲着,三日月已经忘记了眼前人是自己的偶像,话题不再局限于一本书,而是变得漫无边际,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山姥切也渐渐放松下来,时不时还会插上几句。这时的三日月不再是带着商业笑容的总裁,山姥切也不是聚光灯下的明星,他们俩就像是普通朋友一样,交流着自己的读书心得。

直到山姥切的经纪人打电话过来,他才回过神来。今天出门太久了,晚上还有个访谈节目要来不及了。

三日月眉毛微挑。接电话的山姥切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实在是太可爱了。

“不好意思,是我占用了你太多时间。”

“不,你愿意与我这样的人聊天,我很开心。”山姥切咬着下唇,似乎在纠结什么。

这细节可不会逃过他的超级粉丝三日月的眼睛。三日月拿出自己的手机,说道:“能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今天聊天很开心,以后我希望还能跟您多聊聊。”

山姥切松了口气,连三日月突然对自己用敬语都没发现。他跟三日月报了一下自己的号码,在确认对方没输错之后便快速离去。他没看到,三日月为他添加的备注是honey。

直到山姥切完全离开,今剑才跳出来,拍着三日月的肩:“干得不错嘛,都拿到联系方式了。”

“你们,下次别这么干了,会给山姥切带来困扰的。”



评论 ( 16 )
热度 ( 108 )

© 卡卡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