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基

只爱山姥酱一人,只要是山姥酱中心的cp都能吃得下,最爱是咖喱山

狼爷爷和小狐狸山姥切的故事

*给 @落_尘 的生贺,晚了这么久真的非常对不起【躺】

*cp大概是三山


【正文】


山姥切拉开房门,就看到坐在自己房间门口的三日月宗近。

听见开门声,三日月回头就看见山姥切迷惑地望着自己。

不知不觉已经长这么大了,三日月打量着山姥切想道,明明感觉他被带回来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那是个下着暴雨的日子。多日未归的小狐丸突然出现在大厅里,身上的雨水滴落一路,口中还叼着一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接到下人通知的三日月匆匆赶到大厅,就看到小狐丸保持着狼的形态,正在用鼻子拱地上那泥泞的一滩……大概是生物?嫌脏的三日月不愿靠近,站在门口用袖子挡住脸,问:“小狐丸,这是?”

小狐丸大力甩甩身上的雨水,随后恢复人形,抱起地上那一滩,露出大白牙笑着说:“这是我儿子!”

此时三日月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兄弟可能是真傻,他手里那满是泥水、看不出原本毛色的家伙分明是一只狐狸。小狐丸啊,不要以为你的名字里有个狐字就是狐狸了,本质上你还是只狼好吗?

“你从哪里捡来的这只狐狸?”

“回来的路上,看到他在树底下发抖,怪可怜的,就给带回来了。”

三日月无奈地摆摆手,让小狐丸带着他“儿子”赶紧去洗澡。

再次见到小狐狸是在第二天早餐。小狐狸洗去泥水之后露出原本的金色,毛绒绒的一团看起来手感特别棒,引得一群狼挤在小狐丸身边围观。这也不能怪他们,自从最小的今剑出生到现在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他们这些老狼妖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小家伙了。只可怜了那小狐狸,缩在小狐丸的怀里瑟瑟发抖,叫都不敢叫。
“他叫什么名字?”

“山姥切。”小狐丸摸出小狐狸颈间的金色名牌,答道。

完了,这还是别人家的小狐狸……三日月看着那价值不菲的牌子,想着要是狐狸们冲过来要孩子,要怎么把小狐丸供出去比较省事。

“为什么山姥切不吃东西呢?”今剑轻轻戳着山姥切的尾巴。

“是不是因为太小了,所以还不能吃肉?”石切丸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奶瓶,放在山姥切面前。

山姥切不安地向后缩了缩,他的小鼻子动了动,似乎嗅到了奶的味道,尖尖的耳朵不自觉地竖起。周围几匹狼都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等待着小狐狸的进一步动作。只见那金色的团子迈着不稳的步伐、小心翼翼地靠近奶瓶,仔细嗅了嗅,而后一口咬住奶嘴,眯着眼睛吮吸起来。

 

“小时候真是好可爱。”陷在回忆中的三日月小声说着。

“三日月?”

“没什么。都收拾好了?”

山姥切点点头。

“那有兴趣陪老爷子喝杯茶吗?”三日月拍拍身边的位置。

山姥切看着茶托里的两个茶杯,犹豫着,最终还是坐到三日月身边隔了有一臂的地方。三日月没有在意,他倒好茶,将茶杯推给山姥切。

“好久没有这样一起喝茶了。”三日月抿了口茶,半晌才继续说,“我记得山姥切你尾巴的手感特别好,但是成年之后你就没再让我摸过。”

后面这句话三日月说得特别委屈,惊得山姥切喷出口中的茶水;始作俑者却似乎浑然不知,手捧茶望着远方,继续回忆着过去。

 

虽说是把山姥切带回来的是小狐丸,每天给山姥切喂奶的是石切丸,陪山姥切玩的是岩融和今剑,但是到头来山姥切最黏的却是三日月。每次看到三日月抱着软软的小狐狸微笑着听着几人的抱怨,脸上是满满的得意,几人就气得恨不得咬死这个老家伙。

其实山姥切只是因为三日月长得好看,眼睛里的月亮特别漂亮,所以下意识的亲近他,并没有多想。所以说,美丽的外表是有欺骗性的。很多年之后深受三日月毒害的山姥切终于得出了这个结论,不过这都是后话。

或许是受三日月妖力的影响,山姥切很早就能变成人形,只不过还不熟练,露着尖尖的耳朵和大尾巴。既然有了人形,自然需要穿衣服,而裤子则成为山姥切最讨厌的东西之一。和狼尾巴不一样,狐狸蓬松的大尾巴要硬穿上裤子实在是太难受。没办法,石切丸只好弄了件超长上衣,以遮住山姥切的尾巴和小屁屁。

没有穿裤子,自然方便了三日月。

每天山姥切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午后缩在三日月大腿上跟他一起晒太阳。只要三日月一招手,山姥切就会乐颠乐颠地跑过去,往三日月一躺,就像还是小狐狸时一样,缩在他怀中。而后三日月总会一边揉着山姥切的耳朵和尾巴,一边给他讲自己早些年的见闻,从喜欢恶作剧的白鹤到每天都在锻炼的狸猫。说着说着,三日月便得寸进尺,手慢慢顺着尾巴摸上山姥切的小屁屁。

那手感简直是美好得难以形容。

山姥切也不是毫无感觉,只是暖暖的阳光令他昏昏欲睡,再加上对三日月的信任,他只是随意地摇了摇尾巴,便任由三日月摸来摸去了。

后来还是石切丸发现了这件事,联合几人对三日月和山姥切分别进行了教育,才阻止了三日月的犯罪行为。

之后山姥切再和三日月一起喝茶的时候,不再趴在三日月身上,而是有了自己的专属垫子,并不时有人过来巡逻,以监督三日月。

 

“山姥切你有自己摸过吗?手感真的特别好。”

听到这话的山姥切涨红了脸,拉下头上的兜帽,扭过头嘟囔道:“我才不是你这个臭老头。”

三日月突然伸手拉住山姥切披风的一角:“这个披风,你穿了多久呢?”

“不记得了。”

“委屈你了。明明长得这么漂亮,却还要遮挡。”

 

山姥切会穿披风,完全是一个意外。

本着小孩子应该跟小孩子一起玩的原则,三条家的几匹狼会轮流带山姥切去附近其他狼部落里拜访。那天轮到三日月带山姥切出门,一开始还好好的,只是进屋喝个茶的时间,原本还在跟小狼崽们玩耍的山姥切突然就不见了踪迹。

询问之后才知道,山姥切一直认为自己也是一只狼,但是一起玩耍的小狼们指出山姥切的尖耳朵和大尾巴跟狼不一样,开始围着山姥切起哄,拗不过他们的山姥切最终跑走了。

三日月顾不上去责怪那些小狼,连忙顺着狼崽们指的方向去找山姥切。直到天黑,三日月才在森林里找到躲在树洞里的山姥切。他心疼地想要抱起山姥切,却被狐狸的爪子抓伤。

“山姥切……”

“我不是狼,我是一只狐狸。”山姥切闷闷地说,“狐狸不应该跟狼生活在一起。”

“可是我们不是一直生活在一起吗?”

“可是他们说我是异类,说你们养我只是养着玩,迟早有一天会把我丢掉。因为我不是狼,是狐狸。”说着说着,泪水从山姥切的眼中滑落。

“不会的,山姥切,我们不会不要你的。”三日月一边安慰山姥切,一边试图靠近。只是随着三日月的靠近,小狐狸也不断后退。

看着哭得一抽一抽的山姥切,三日月心疼得不行,最终无计可施的他只得强行抱住山姥切。小狐狸心里一急,又是咬又是抓的,弄得三日月满是伤口。折腾了好一会儿,山姥切才停下来,缩在三日月怀里,无声地哭泣。

回家之后,山姥切立刻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来。小狐丸得知自家宝贝儿子被人欺负之后,挽起袖子就要去教训那些小狼崽子们,最终被石切丸拦下。

从那天起,山姥切不再出门,同时还穿上了披风,以遮住自己的尖耳朵和大尾巴,即使是后来化形熟练能收起耳朵和尾巴了,他也仍然穿着披风。

 

“现在你要回家了,就可以不再穿这个了吧?”

山姥切瞥了三日月一眼,没有回答。

此时,今剑跑了过来:“三日月,山姥切的兄弟来了,在会客厅等你。”

“我知道了。”三日月站起,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整了整衣服,迈步走向会客厅。

看到坐在桌前的两位青年,虽然相貌相差很大,但妖力里的那几分相似,实实在在地说明他们是山姥切的兄弟。

“三日月先生。”身材较小的堀川开口道,“感谢三条家这些年来对我家山姥切的照顾。十几年前我们将山姥切藏在树洞之中,没料到回去找的时候却不见他的踪影,实在是急坏了我们两兄弟,今天能在这里再次见到山姥切,实在是非常高兴。”

感情当年小狐丸不是拯救弃婴,而是拐卖吗?

“卡卡卡卡,看来兄弟在这里被照顾得很不错嘛。”另一位自称是山伏的青年亲昵地揉着山姥切的金发。三日月注意到,山姥切不仅在兄弟面前放下了兜帽,还露出了狐狸耳朵。

“看到兄弟这样,我们也就放心了。今天我们就先回去了,以后有时间会常来看望的。”说着,堀川和山伏起身告别。

“诶?”三日月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们不是来接山姥切回去的吗?”

堀川和山伏相视一笑,先后答道:“卡卡卡卡卡,我们只是来看望兄弟的。”“山姥切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们当然不会带他离开了。”

说完,两人化作轻烟离去。

“噗哈哈哈哈,三日月你刚刚那样子好好笑哦,脸上愁得要滴水了一样。”小狐丸没忍住,笑得在地上打滚。

“……所以你们都知道他们不是来带走山姥切的,只有我被蒙在鼓里?”

“哈哈哈哈哈哈,谁让你以前一直独占山姥切,这是报复。”

“山姥切,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你没有问我。”山姥切面无表情地回答,但一摆一摆的耳朵暴露了他心情很好的事实。

“山姥切,看来今晚,我们需要聊聊。爷爷我得好好教育你一下~”

看到三日月黑着脸笑着靠近自己,山姥切头顶的耳朵警惕地立起,考虑着现在去追兄弟们还来不来得及。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06 )
  1. 俺は偽物何かじゃない!卡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喵

© 卡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